#桂邕行# 引子

為跨年騎行選一個目的地,不是一件容易事。所剩假期的長短固然是一個限制,天氣也會掣肘,比如有一年打算從臨安過黃山、鄱陽湖、廬山到九江,但剛過昱嶺關(就是九紋龍史進戰死的地方),因為山上太冷引得膝傷復發,旅行不得不中輟於歙縣。此外,意外情況也會來搗亂。

比如我現在本應坐在開往南寧的火車上,但座下的列車卻去往桂林。這是因為我遲了一分鐘,誤了火車,使得設想中的桂中東、巴、鳳的山區騎行化成泡影。但若樂觀地看,最終不至於打道回府去玩PS4,這已經是我能從災難現場搶救出來最為寶貴的東西了。

輾轉到桂林的過程相當複雜,若是個別人的作為,他的急變也算是值得鼓勵,但考慮到造成這種局面的正是本人,且非初犯,我還是少說為妙。

之前計劃的東巴鳳是廣西有名的騎行路線,這條線路把大化縣、七百弄鄉、東蘭縣、鳳山縣和巴馬縣聯絡起來,在喀斯特地貌的丘陵中起伏,不光風景有佳勝處,百越民族世居於彼,想來也可領略不同的風土人情。

現在的路線比較簡單,從桂林南下至南寧,距離與東巴鳳相當,但這條路熱鬧多了,因為它是古代中原與嶺南的主要聯絡線。——當年秦始皇鑿靈渠,聯絡了長江流域的湘江與珠江流域的漓江,打通了「湘桂走廊」;武則天時又鑿了相思埭,讓桂林與柳州之間的水路聯絡更為便捷,南寧作為省級政權的治所也始於此。更不用說民國短短幾十年,廣西首府在桂林與南寧間來回搬了好幾次,這條路得多麼繁忙!

一路到南寧之前,大名鼎鼎的崑崙關是唯一的關隘,自然是兵家必爭之地,從宋代的狄青,到晚清的洪楊之亂,到抗戰時白崇禧領導的崑崙關大戰……這也是我對這條路線的期待之一。

但這畢竟都是書上的世界,在現實世界裡可能什麼都沒能剩下來,這樣的地方我已經見過太多。這裡又會如何?

既來之,則安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