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邕行# D5 思隴鎮至南寧市 68km

震動山谷的密集的槍砲聲漸漸停歇,一陣風便帶來濃濃的硝煙味,四處都有未熄的餘燼。遠處戰友的喊聲已經可以蓋過零星的槍響,甚至日本鬼子嘰里呱啦的叫喊也能聽到。崑崙關的路依舊不好走,不光得小心尖銳的小石頭,更要小心翼翼地在枕藉的屍體中找到一條路。——滿地都是屍體,有戰友的,也有日本人的,連日大戰,雙方都還沒來得及整理戰場。眼前很多日本兵的屍體上衣衫襤褸,甚至只著內褲,敵人的處境應該比我們還要糟。

這時傳來好消息,戴安瀾師長的二〇〇師與鄭洞國師長的榮譽第一師合力克复了界首——那是崑崙關東北由日軍控制的最後一個高地,也是崑崙關最重要的屏障——昨天羅塘也被我軍收復,這下崑崙關的敵人徹底地成為甕中之鱉了。

新的命令已經傳下來了,明日(31日)拂曉將發動總攻,由邱清泉師長帶領新編二二師為主力,肅清殘敵,一舉奪回崑崙關。即便仍要付出巨大代價,但終於可以結束自12月18日以來的拉鋸戰了。

這是整整七十九年前發生的事情。

我不知道1939年的12月30日是不是也像今天這麼冷,也下著雨?但我相信我軍官兵的心裡是火熱的,因為兩得兩失之後,國軍終於徹底殲滅敵人,取得這場無比艱苦的山地攻堅戰的勝利。——這是盧溝橋事變以來的第一場國軍主攻日軍主守的大戰,而在今天之前,哪怕只是日軍一個連守衛的地方,我們也從未奪下來過。

官兵們大可以慶祝這場勝利,因為他們打敗的敵人是日軍精銳的第五師團,也就是曾經的「板垣師團」——這是一支從甲午戰爭、八國聯軍、日俄戰爭一路打過來的軍隊,素有「鋼軍」之譽。而具體在對面戰壕裡向我軍開槍放炮的是第五師團下屬的第二十一旅團,由中村正雄領導,這支部隊被稱為「陸軍之花」,是王牌中的王牌。可這枝花在崑崙關枯萎了。中村正雄在25號的時候已經被我們幹掉了,整個旅團陣亡四千餘人,曹以上的軍官85%戰死——若不說被全殲,至少可以說這支部隊已經名存實亡了。

但我們的代價更大。投入這場戰鬥的主力是剛剛整編完的杜聿明統帥的第五軍,這是國軍第一支也是唯一一支機械化部隊,配有戰車坦克汽車山炮等,毫無疑問也是國軍最精銳的王牌軍。經此一役,也就不到半個月的時間,第五軍損失慘重,不得不撤回後方整補。加上桂軍部隊,這一戰我軍傷亡一萬四千餘人。

在崑崙關戰役博物館門口,有一百一十座黑色大理石的石碑,每塊碑上有兩個姓氏,這代表了我軍陣亡在崑崙關的二百二十個姓氏。

可惜因為下雨,也太冷,我並沒有去拜祭第五軍烈士墓,也沒有看到崑崙關戰場遺址,略有遺憾。

離了崑崙關,我便再沒有停車的興致,直奔南寧。當氣溫從前幾日的7、8度驟降至2度,還下著雨,我的「移動城堡」也保護不了我,唯一能做的是盡快投奔一個溫暖的地方,別無他求。所以,雖然九點過才起床,雖然在博物館花了好些時間,但我在下午兩點多便到了南寧。

於是,在一場冷雨中,我匆匆地結束了這次旅行。

*** *** 尾聲 *** ***

照例,在每次旅行結束時都要說些感謝東道主的話。

首先,這趟旅行改變了我對廣西人的普遍的印象,因為我第一次來廣西是在桂林,當年我還是背包客,從桂林徒步去往陽朔,被陽朔只認錢的「奸商」弄得頗不愉快,認為廣西又是一個旅遊業的犧牲品。而我這一路上雖然不常與人打交道,但每個與我打交道的人都誠懇而有禮貌,雖說這是做人的本分,但我還是想給他們一個贊,並說聲謝謝!

這一路從漓江出發,過柳江、紅水河、清水河,到達邕江之濱,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所有這些河流——甚至包括很多更小的河流小溪甚至溝渠——全都是豐沛而清澈的。尤其考慮到我所經的地區並非偏僻無人的所在,在當今的中國,這實在是奇觀。

當然,在一個廣泛種植桉樹,普遍地種植單一性的甘蔗或橘子等作物的地方,這些有生命力的河流或許會讓關於環境的辯論變得更加複雜吧。

但至少過於單一的物種會讓風景遜色不少。雖然有千峰競秀的地貌,有能給一個地方帶來靈性的活水的加持,但說實話,這一路的風景並沒有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另一處不盡人意的地方是路況,十之六七的路都不平坦,對於一個計劃連續五年舉辦UCI級別賽事的省,恐怕接下來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但這些都不重要,我不期待每一次旅行都發生在天堂一樣美好的地方,那會很無聊。旅行最重要的永遠不是目的地,而且沿途的風景,和看風景的心情。

以上。

【是日花費】

餐飲:33.5

住宿:184

Related Pos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