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烧

从2000年到现在,印象中我只发烧过三次,前两次的时候都在学校,这次是第三次。

事先没有一点征兆,病魔昨天突然来袭。发热、全身无力、酸软、头痛,他们一起上,轻易地把我击倒。只不过非常不巧地是我手上有一份工作死期就是今天,看来我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按期完工了。于是给悟空报告我发烧了,请假回家休息,顺便也暗示一下如果工作没按时完成,纯属意外。结果他的反应让我先意外了一下:悟空立刻打电话回来说他现在在外面,礼貌性地嘘寒问暖之后竟说要司机送我回去。我本不愿领这个情,但悟空坚持,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回到家之后马上就睡觉,中间起来吃了点东西,量了一次体温,当时是38.2度,继续倒下……再次醒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感觉烧好象退了一些,但人还没有缓过劲来——病倒了。

今早醒来犹豫很久:我是不是应该去办公室把工作做完,还是应该继续休息?最后求生的欲望战胜了责任感,呵呵。苏轼曾经也曰过:“因病得闲殊不恶,安心是药更无方”。工作,随他去吧。

相关文章

劉以鬯《酒徒》 (chàng, 暢)在大陸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或許只有看過《花樣年華》的人對其稍有印象,王家衛在電影末尾大剌剌地鳴謝了劉以鬯,因為這部電影——包括後來的《2...
「臺灣週遊記」 D6 恆春 0公里 今天晚上明智地選擇了恆春當地的馳名美食「夥計鴨肉冬粉」。滷味不錯;冬粉則類似我們叫的粉絲,湯味很正。好了,其實打廣告不是我的本意了,我想說的是另外兩梉事。 第...
#三山行# D1 西安市至(安康市寧陝縣)江口鎮 98km... 秦嶺雖險,也不是奈何它不得。古人開發了多條翻越的道路,比如著名的陳倉道、褒斜道、儻駱道、子午道等。當年「一騎紅塵妃子笑」便是走的子午道,今天我所選的G210大抵...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
此条目是由fang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