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

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克制。内容无非是问一下离开的原因云云,之后他用一种很微妙的方式问我——或者说建议我继续工作到年底(啊哈,悟空是不能求人的。),我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当然,他也有强势的一面,我很清楚地接收到了他指责我拆他台的信息……诚然,我比不上Lucy这样有计划性能提前半年说再见,但按照合同的规定提前30天提出辞职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意思虽然很明白,但他并不这样看。我不是一个会讲话的人,而他对他所说的话的效果似乎也不太满意,于是我们在半小时内结束了沟通。

没有失落也不觉得解脱,就像赵灵儿说的“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只有在与悟空谈话时有过不安——这是因为我可悲的社交恐惧症。一切即将结束,按照计划我会在10月10日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相关文章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传讹 10月9日上午乘公车上班途中,在经过二环路东直门机场高速出口附近的一栋楼顶上看到了一个至少50米见宽的广告牌。这个庞然大物和我之前亲眼看到过的它的同类都不一样—...
17 万怎么就要一辈子?! 几天前听 M 说起过这个案子,许霆因为利用广州某银行 ATM 机的漏洞用 171 元存款余额取走了 17 万元,一年后被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没怎么当回事。 ...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