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

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克制。内容无非是问一下离开的原因云云,之后他用一种很微妙的方式问我——或者说建议我继续工作到年底(啊哈,悟空是不能求人的。),我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当然,他也有强势的一面,我很清楚地接收到了他指责我拆他台的信息……诚然,我比不上Lucy这样有计划性能提前半年说再见,但按照合同的规定提前30天提出辞职已经是我能做到的最好了。意思虽然很明白,但他并不这样看。我不是一个会讲话的人,而他对他所说的话的效果似乎也不太满意,于是我们在半小时内结束了沟通。

没有失落也不觉得解脱,就像赵灵儿说的“该面对的,总要面对的”,只有在与悟空谈话时有过不安——这是因为我可悲的社交恐惧症。一切即将结束,按照计划我会在10月10日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

相关文章

日式华堂 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让它换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但不可能真正地消...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九月十七、十八日记琐事 最近在闹大台风,所以常常风雨交加,来去无常。 广州这地方,平时天气糟糕空气也脏,可每到台风将至,天气会异常地好,空气也透明一般,如同回光返照(反过来说也成立)。 我非常喜欢台风来临之前的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