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身养七

总算告一段落了。

在RSCA最后的日子,完全没有希望的平静与清闲,结果却是更加忙碌,连最后一滴油都被榨出来了——用四天时间编了一份二十多页的报告,然后再用差不多的时间翻成英文(质量可想而知)。憋一口气总算在9月30日晚上搞掂了。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我早一点进行这项工作的话(在百忙之中啊!)也不至于这么狼狈,所以也算自作孽不可活。

现在国庆的第一天马上就结束了,按照设想我本应当好好睡上一觉大休一天,但开局不利。非常非常恼人的是早上八点开始隔壁人家就开始在我床边玩电钻和榔头,虽然很困很困但我也实在不能在离我不到三十公分的巨大的钻击和敲击声中安息!事实上,除了隔壁,最近这一个月以来我头顶上那户人家也在装修(还拆过我的卫生间的屋顶),大珠小珠落玉盘,他们配合得非常默契,没死算我命大。

对我来说国庆七天假是一个难得到喘息机会,在可以预料到未来几个月中我恐怕将很难安宁。另外,考虑到中国巨大到人口数量和不振得交通(当然,还有我的瘦弱钱袋),我没有安排在这个短暂假期中旅行(不过倒是有可能和Raymond一起去hiking甚至camping),对我来说更为实际和惬意的是和同在一个城市但却很少见面的朋友们一起聊天吃饭。按照计划2J、2W和XXP会聚集到我这里,各自展献高超厨艺。呵呵,在不提倡DIY的年代,吃自己做的饭和评价别人的手艺应当会很有乐趣。

总而言之,短暂的平静是用来愉悦和放松身心的,我会好好享用。Amen。

相关文章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然后工作成家都在这里。去年刚结了婚,还...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礼数。不能意...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ACFTU或许在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才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