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能为力并且自责的心情中。我想我理解他们的心情,但在电话里我显得有些不耐烦,我并没有足够的耐心去向他们解释我的想法。

最后,他们还是把信任和祝福给了他们的儿子。虽然我知道他们始终并不太能接受我抛弃掉了一个从事了两年的工作走向无知的未来。稳定似乎是他们那一代人共同的追求,尤其是他们从1990年开始经历了那么多那么多不确定性所带来的困苦之后,他们更不希望他们的儿子因为不谨慎的决定重蹈他们的覆辙。

放下电话之后我想了许多,我知道我做得不对。我总是不耐烦他们到唠叨,我总是轻视妈妈永远重复的建议和忠告,我总是在做决定时把他们排除在外,我总是不向他们征求意见,我总是让他们最后一个知道消息,我总是不主动给他们打电话发短信直到他们找到我……这两个人把一切和两颗心给了我,我并没有回报过什么,甚至连反应都很小。我总在不耐烦,认为我和妈妈之间没有办法交流,可是,我从来从来都没有没有尝试过在两代人的心之间建一座桥,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过。一个任何沟通的努力都没有做出过的人却一直在抱怨别人对自己缺乏了解,认为别人不够资格和自己讨论自己的人生,这样的人真的很自以为是和自私。我就是这样的人。

为什么?我的品德与我的人生观都不能施之于自己的父母?我欠了他们很多的债,从来没有想过去还。成天在小脑袋里考虑的只是如何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如何实现简单快乐的生活,假装自己是一头痛苦的猪——而这头猪似乎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明天开始,我要试着修一座桥。

相关文章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
向左走?向右走? 初中时候看过一种很有趣的读物。从内容上说它是科幻小说,特别之处在于你可以选择故事的发展方向,在每一页的末尾都会有若干个选择,比如面对一个山洞时你如果选择进去就请...
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
广告 为了转让自用一年的富士平民长焦王相机S5600,也为了体验一下水果的iWeb和.Mac,我做了一个转让二手自家的相机的网站:web.mac.com/ahhhh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