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bye

就此别过。今天是我在RSCA工作的最后一天。

气不过。最后的工作交接进行得非常不顺利,以至于交接未毕时我就在盛怒之下愤然离开。

如此收场。在这里工作了两年,以这样的故事作为结局,让我略感遗憾。

礼数。不能意气用事,我还是给诸领导与同志写了一封thank-you & good-bye letter。如下(姓名已略去):

×主任及诸位台鉴:

今日乃我在此就职之最后一日,故作此书,一者道谢,二者道别。

放本一介书生,承蒙诸位领导不弃,得以加入此当今中华绝无仅有之事业,幸甚至哉!自零四年十一月受任之始,自知力薄,诚惶诚恐,恐付托不效,但幸我与诸君共怀以社会责任新观念树中国企业新风尚之坚定信念,故虽愚虽钝而不敢辞,虽艰虽烦而不敢怠。经诸君二载之苦功,今日之事业已有小成。得以尽绵力于其间,放由是不胜欣慰与感激。

尔来二载之间,承蒙×主任和×主任相携以及诸同仁相待,诸事顺遂;在工作上常受Lucy以及×主任和×主任之指点,面提耳输,受益实多;另如×主任、×主任、×主任等,虽平时相言不多、交面不繁,但作为长辈与前辈其对我亦颇多体恤;再如办公室××两位,相交甚欢,对我也常有扶持。在此无以复言,唯再次感谢而已。

今当远离,望诸君多多保重。虽在远方,放亦盼能常闻各位之捷报也。即颂。

诸荷优通,再表谢忱。

台安。×顿首。

十月十日

相关文章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
白吃 家门口高调新开了一家餐厅:金顺风肥牛城。很早就开始宣传他有多优惠。今天是正式营业的第一天,也是特别优惠的第一天── 肥牛免费 百事系列饮料免费 茶水免费...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