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座

从小就受到教导要讲礼貌,要尊老爱幼,比如坐公车的时候一旦发现老弱病残孕的人类,要立刻起身相让,而且还要说“请座”。父母的教育我一直铭记在心,二十多年来我也近乎完美地将这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付诸实施,感谢上帝。

二十余载的让座生涯是快乐的、满足的,但同时也是郁闷的和气愤的。现总结如下心得和感想:

人是因为他的德行而受到尊敬,而不是因为老。而且“老”本身就很难定义,所以我让座时考量的参数不只是这个人头发的颜色,更多的是他当时的身体状态以及他的行为举止。比如,看到可能年纪并不是很大(甚至是中年人)但是步履蹒跚行动不便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让座;看到年纪一大把但是上车时在百万抢座大军中势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的老太婆,我就不认为她一定有这个需要;另外有些人,尤其是年纪比较大的那种,虽然精神矍、硕气势十足,但上车之后就觊觎着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然后专门走到目标面前依老卖老给足了各种暗示以至于某个可怜的小孩不得不让座——对这种人,不让座。依此类推。

以上的前提都是我自己的身体状态正常,但总有一些尴尬的时候。比如我以前经常坐345支由城返乡,车程有一个小时,因为很远所以常常天不亮就进城晚上摸黑才回去,在城里跑了一整天,已经累得不行。以前这车很挤,我没有抢座的爱好,而且赶这趟车的人又勇猛无比,所以我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站回去,但极少的几次撞大运得到了座位时我就在想,如果这时候发现老弱病残孕我到底让步让?好在这车太疯狂,也很少有这类人敢坐这车。很偶尔,当以上两个条件都满足时,我不让座的次数好像多过了让座的次数,因为我很少发现有人在那个时候比我更需要这个座位的。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让座给某些人时,看得出来他们明明很想坐,但是又扭扭捏捏,先要再三推迟,让后实在是盛情难却所以才坐下。这样的戏反复上演,似乎成了我们传统文化的一个支离破碎的符号。

除了尊老爱幼之外,礼尚往来也是讲礼貌的另一面。但很遗憾,和其他很多场合一样,这个道理在公交车上不流行。很多时候给人让座,被让的人心安理得地坐下之后故事就结束了,你听不到“谢谢”。尊敬是相互的,没有人欠你什么巴巴地非要让你坐,为什么不能简单地说一声“谢谢”让大家都开心呢?

前两天看到chiu的blog上还有件让座的趣事,因为她穿了一身“哈里.波特式的长袍”,坐公车时就有位中年妇女给她让了坐,因为她被误认为成了孕妇。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尊敬和感谢所有让座的人,同时我也希望座位能让给当时真正需要座位的人,无论他是什么年纪;更希望受让者能够真心说一声“谢谢”。

相关文章

向左走?向右走? 初中时候看过一种很有趣的读物。从内容上说它是科幻小说,特别之处在于你可以选择故事的发展方向,在每一页的末尾都会有若干个选择,比如面对一个山洞时你如果选择进去就请翻到49页。每个选择都指向不同的结局。换...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克制。内容无非是问一...
理想主义 无力 我突然发现我很理想主义。三分钟前就盈利模式和同事争论(讨论)了半天,我才发现原来C的方向已经变了,或者我一开始就没有找对方向。 我坚持认为出发点对目的是有决定性影响的,就像读书,为求功名和为求真知而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