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座

从小就受到教导要讲礼貌,要尊老爱幼,比如坐公车的时候一旦发现老弱病残孕的人类,要立刻起身相让,而且还要说“请座”。父母的教育我一直铭记在心,二十多年来我也近乎完美地将这绝对值得提倡的我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付诸实施,感谢上帝。

二十余载的让座生涯是快乐的、满足的,但同时也是郁闷的和气愤的。现总结如下心得和感想:

人是因为他的德行而受到尊敬,而不是因为老。而且“老”本身就很难定义,所以我让座时考量的参数不只是这个人头发的颜色,更多的是他当时的身体状态以及他的行为举止。比如,看到可能年纪并不是很大(甚至是中年人)但是步履蹒跚行动不便的人,我会毫不犹豫地让座;看到年纪一大把但是上车时在百万抢座大军中势不可挡如入无人之境的老太婆,我就不认为她一定有这个需要;另外有些人,尤其是年纪比较大的那种,虽然精神矍、硕气势十足,但上车之后就觊觎着任何一个可能的机会,然后专门走到目标面前依老卖老给足了各种暗示以至于某个可怜的小孩不得不让座——对这种人,不让座。依此类推。

以上的前提都是我自己的身体状态正常,但总有一些尴尬的时候。比如我以前经常坐345支由城返乡,车程有一个小时,因为很远所以常常天不亮就进城晚上摸黑才回去,在城里跑了一整天,已经累得不行。以前这车很挤,我没有抢座的爱好,而且赶这趟车的人又勇猛无比,所以我绝大多数时候都是站回去,但极少的几次撞大运得到了座位时我就在想,如果这时候发现老弱病残孕我到底让步让?好在这车太疯狂,也很少有这类人敢坐这车。很偶尔,当以上两个条件都满足时,我不让座的次数好像多过了让座的次数,因为我很少发现有人在那个时候比我更需要这个座位的。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在让座给某些人时,看得出来他们明明很想坐,但是又扭扭捏捏,先要再三推迟,让后实在是盛情难却所以才坐下。这样的戏反复上演,似乎成了我们传统文化的一个支离破碎的符号。

除了尊老爱幼之外,礼尚往来也是讲礼貌的另一面。但很遗憾,和其他很多场合一样,这个道理在公交车上不流行。很多时候给人让座,被让的人心安理得地坐下之后故事就结束了,你听不到“谢谢”。尊敬是相互的,没有人欠你什么巴巴地非要让你坐,为什么不能简单地说一声“谢谢”让大家都开心呢?

前两天看到chiu的blog上还有件让座的趣事,因为她穿了一身“哈里.波特式的长袍”,坐公车时就有位中年妇女给她让了坐,因为她被误认为成了孕妇。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尊敬和感谢所有让座的人,同时我也希望座位能让给当时真正需要座位的人,无论他是什么年纪;更希望受让者能够真心说一声“谢谢”。

相关文章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
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
白吃 家门口高调新开了一家餐厅:金顺风肥牛城。很早就开始宣传他有多优惠。今天是正式营业的第一天,也是特别优惠的第一天── 肥牛免费 百事系列饮料免费 茶水免费...
读书计划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因为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发现近几年读的书太少,黔驴渐渐技穷,于是今天特意从老刘那里借回来几大本战略和管理类的经典著作,打算花3-6个月的时间仔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