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官家叫它“摩的”。画面上就看到巨大的铲车在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摩的上做戏。

面对如此巨大的胜利,我辈本应弹冠相庆,但突然想起前天好像还在古城某处看到过结队的摩的,顿时不敢作声。看来仪式来得似乎早了些。

这是体现政府执政能力和风格的又一个鲜活的案例,但肯定不是最糟糕的一个。盛大的销毁仪式暴露了某些政府解决问题的思路还停留在项羽的年代,至多也不过和林则徐比肩,而且缺乏对环境保护和资源再利用的考虑。千把辆三轮车被压成纸对谁有好处(三轮车生产商甲在那里偷笑……)?这些废物又该如何处理?

在倡导节约资源的大好形式下生产出了如此多的破坏环境的垃圾是罪过,而用这种没有人性的残暴的方式来解决三轮车的问题是更大的罪过。征收了数以万计的罚款,没收了上千辆三轮车,这并没有达到根除的预期效果,而且造就了另一批怨民,增加了他们对政府的反感和抵触情绪(冷静,冷静,千万不要因此产生报复社会的想法),可能还激起了另一些老百姓对这些被剥夺吃饭家什的老百姓的同情,另外,让部分远离城市交通系统的老百姓失去了方便的交通工具……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呢?我认为有,按照宜疏不宜堵的思路,可以做如下考虑,仅供参考。

  • 首先需要的是充分沟通,让所有人知道为什么要取缔机动三轮车(当然,前提是确实存在充分合理的原因!),以及在什么范围内采取取缔行动,争取公众的支持和理解,而且和所有取缔范围内的机动三轮车主沟通,并给他们申辩的权利;
  • 可以考虑由政府支付高价来赎买机动三轮车(什么,你是自愿上交的,那我就不说什么了),并保证足够的宽限期;
  • 由政府为失去了吃饭家什的车主提供另谋职业的机会或便利(也就是帮助他们重新进入经济生活,这一点非常重要!);
  • 完善公交系统为原来使用机动三轮车的老百姓提供替代交通解决方案;
  • 对生产机动机动三轮车和贩卖机动三轮车的机构和个人采取限制性措施,如课以重税;对机动三轮车持有者申请执照、过户等行为也以明确的规定进行限制;
  • 当然,对于在取缔范围内却仍然坚持使用机动三轮车的车主依法进行处罚。

毛主席说过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一个好的政府在做事之前一定要确定这真正是人民需要她做的,而且做事的时候一定要采取合法和合理方式。愿毛主席保佑中国。

相关文章

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全球化 全球化到底是什么?全球化对于个人、企业和国家分别意味着什么?全球化又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处和坏处?我们到底如何才能适应全球化?……从第一只“”的概念下线到现在至少有四十年了,但是这些简单的问题我恐...
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

摩的。没的。》上有1条评论

  1. 强烈支持啊,只是这一点”由政府为失去了吃饭家什的车主提供另谋职业的机会或便利,也就是帮助他们重新进入经济生活”,感觉现在还很难实现哦,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_^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