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5 & belly dance + Kai

整个2006年都不可能有比这更充实的周末了。

TGIF

巧合的是周五刚好是冬至,papa发短信告诉我凯里吃狗肉吃得热火朝天,馋得我口水直下三千尺。周五下午突然收到通知说晚上聚会——一个原定在周六又推迟到下周六的聚会。short notice!毕竟把大家都凑齐实在不容易,经过百般谐调直到最后一小时终于确定了时间和方案——簋街的烧鸡公(我还以为可以去吃狗肉)和Hi-5 K歌。当我把这件事写进日程表时只预留了三个半小时,可是当我最终回到家时已经是周六早上一点多了。这是一次非常尽兴的聚会。

belly dance + Kai

周六随M和他们team到Polly去表演,可能因为排练不够表演效果一般,不过大家倒是没扫兴,兴高采烈地在表演结束后疯狂拍照,然后然后然后,为了尽兴,或者还想“发泄”一下,众美女驱车杀到了三里屯。我们去的地方名字叫Kai Club,地方很小但音响不错——如果可以只用低音效果来衡量的话这里的音响好到爆。一进门就面对一个bar台,左侧则是个小小的舞场,中间还竖着跟钢管……。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到三里屯的pub(如果这里也算的话,不过我觉得这里更像是pub和disco的杂交品种),而且还是和众多兴致高昂的美女一起,所以尽管平时滴酒不沾,这次主动尝试了Gin和Tequila(都是这里的standard drink)。传说中的杜松子名不虚传,口味非常棒,而自从听到a-mei唱《孤单Tequila》之后就一直很想试试龙舌兰的愿望也终于实现。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前者,而后者喝起来更“像”酒。两个度数应该都不高,但也足以让我眩晕一阵子。

很棒的夜晚,大开眼界,不可言传。当然,也有可以言传的:首先就是high——这个词听起来半洋半土的一直很别扭,不过此情此景才发现还真没有比它更贴切的词可以描述如此场景和感觉,真是很high!另外,咳咳,我终于明白了想玩one night stand的同志为什么都到这里来。这里就是人性的天堂。祝信基督的人们圣诞快乐!

结尾在这里。某些美女too high to leave,我们只能先撤了,回到家已经两点钟。然后我们吃火锅涮羊肉吃到三点。感谢上帝,多么完美的一天!

相关文章

17 万怎么就要一辈子?! 几天前听 M 说起过这个案子,许霆因为利用广州某银行 ATM 机的漏洞用 171 元存款余额取走了 17 万元,一年后被捕并被判处无期徒刑。当时没怎么当回事。 昨天下午 Chloe 几个又讨论起这个事...
寒江独钓翁 在这个一百一十二天(?)没有下过雨的城市,进行了一次长途无防护雨夜骑行。过程惨不忍睹,但我总算是没有放弃坚持到底了。 雨夜骑车不完全指南(北京篇): 不知道汽车在雨天是否会更省油,但雨天...
理想主义 无力 我突然发现我很理想主义。三分钟前就盈利模式和同事争论(讨论)了半天,我才发现原来C的方向已经变了,或者我一开始就没有找对方向。 我坚持认为出发点对目的是有决定性影响的,就像读书,为求功名和为求真知而读...
德先生与刘先生 前一阵子,有中国人刘氏被挪威诺贝尔委员会授予了和平之奖(Nobels Fredspris)。拥护者必弹冠相庆,而国内波澜不惊,因很多人恐不知刘氏,更不知刘氏所做何事。 刘氏获奖与其起草倡导的《*...

Hi-5 & belly dance + Kai》上有1条评论

  1. 真是high到极点了啊,肚皮舞者漂漂,幻想她们的舞蹈也很美丽吧.期待自己真正可以去三里屯的时代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