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巴克 vs ???

星巴克是不是应该从故宫搬出去?这场纷争据说起源于央视某著名主播的个人blog,他以一个普通的星巴克的顾客的身份写道,星巴克在故宫——国家标志性建筑——内的存在“不是全球化,只是糟蹋中国文化”,星巴克应该立刻从故宫滚出去!(注:这并非该主播的原话,原话应当要彬彬有礼得多。)此言一出,星巴克这家门店立即成为整个国家舆论风暴的中心眼(之一),很多很多人似乎恨不得立即把它吹得无影无踪,越远越好。这个国家的网络世界喧嚣惯了,再闹一点本也不妨,不过现在似乎连故宫也真的开始考虑要不要把星巴克扫地出门了。这回玩笑开大了。

星巴克为什么应该从故宫搬出去?我对星巴克没什么情节,有生以来只进过两次星巴克,但是我并不介意它的存在。事实上,据我所知,故宫里的这家星巴克已经存在六年,店面也是前所未有的低调,不显山不露水,连个招牌都不敢正大光明地出来和人打招呼。由此看来,星巴克自称对当地历史和文化的尊重以及“为让这家店适应紫禁城的环境作了认真的努力”所言非虚。而且,另外有些事实可能一些网络人民骂人时太匆忙没顾得上看:在故宫里出现得最多的洋商标是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他们赞助了故宫内的指示牌;故宫里还有另一家咖啡馆——提供所谓的法国咖啡,不过疑似中国人所开;故宫内还有不计其数的小摊小贩——他们卖依云卖康师傅卖纪念章,也卖咖啡(啧,还是雀巢的。)。这样我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偏偏星巴克应该搬出去呢?就因为他不是黄皮肤黑头发?如果真是想恢复故宫神圣纯洁的本来面貌,okay,请所有的商人们退场吧,包括星巴克,这样大家都没话说,不然,我很难不把这种行为和狭隘的民族主义挂上钩。我可能说得过了,可主播大人也言重了。我不认为这一家星巴克会成为所谓的西方上流社会的中国笑柄,如果真有笑柄也是这件事情本身(而且,就算是洋人们的“笑柄”又如何!)。那天长盛在节目里对此事只说了一句话,但我认为一语中的,他说这其实就是强势文化和弱势文化的问题,如果是强势文化,自然就会宽容一些,如果是弱势文化,自卑感稍重,也就特别易怒,喜欢寸土必争,那小肚鸡肠一些也可以理解了。(注:此非原话,请领会精神。)

如果再往深里说,当初星巴克是怎么进来的呢?难道是趁着夜黑风高翻墙入户?你们当初容许在故宫里开商铺,放星巴克进来时是如何考虑的呢?这不是新问题,这就是我们做事的风格。至于所谓为什么法国的罗浮宫、英国的白金汉宫不会有星巴克的问题,借用一下闾丘露薇的话来说,“这是因为,在那里,根本没有铺位出租这一说。如果我们现在把在故宫的星巴克的存在,责任全部推在了星巴克的头上,我总觉得,这有点点不太公平。毕竟星巴克没有强行侵占这个地方,他们也是按照规定,付了租金,签署了合约的。”

所以,我不认为这个星巴克有必要因为这个原因滚蛋。

相关文章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ACFTU或许在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才能...
日式华堂 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偶有惊喜,但我从来就不觉得华堂的超市可以...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让它换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但不可能真正地消...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1200辆罚没的“非法运营”的机动三轮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