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05

  • 最自豪和骄傲的:家庭教育
    》我不能拿自己的品德来炫耀,否则显得我人品很差。不过每一次我因为和旁人比较而暗暗骄傲的时候我都会记得儿时爹娘和奶奶对我的教育,当然,其他人也没少教育我。小时候调皮是少不了的,但是记忆中几乎从没挨过打,也很少受到什么来自父母的压力。知识、自由和幸福就是我的童年,我很庆幸和感激他们给了我一个自由发展的空间。
  • 最值得纪念的:高二和高三的时光(1998-2000)
    》四人帮、乌龙助攻、周朴园、没有高潮的《征服》、《花雨夜》、YZH的花衣服、GX的麻江话⋯⋯所有的欢笑泪水就是这样度过,那一段日子我永远记得。
  • 最荣耀的:状元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 最幸运的:认识M
    》(此处省去617字。)
  • 最失望的:我的大学(2000-2004)
    》很难解释原因,之前牛气冲天的人生曲线在此遇到拐点。这是长达四年的冬眠,no classes, no library, no scholarship, no beer, no drugs, no sex⋯⋯当然,完全否定它是不对的,这里面至少有我今天仍然认为很有前瞻性的(当时)首次的“个性化CD”的商业尝试,突飞猛进的计算机技术,日渐纯熟的WE 11,以及今天思维方式的雏形。尤其是最后一点,这很重要。
  • 最遗憾的:一无所长
    》小时候太懒,不能坚持,爸妈也从不强迫,所以现在一无所长。后悔万分,只能尽量弥补。
  • 最痛苦的:近视眼
    》拥有时不知道珍惜,没有了才后悔莫及。
  • 最英勇的:2004年煤气中毒事件
    》虽然后来极少提起,更不会在M面前拿这件事夸耀,但我真的觉得自己当时无比英勇,是个英雄。
  • 最要感谢的:Christin HAN + Lucy LU
    》他们对我的职业生涯就像伏尔泰之于法国。前者以professional(我不知道如何用中文表达这个词的确切含义)为我开蒙,后者强化了这个概念并帮助我形成新的价值观。他们共同的一点还有教会了我很多技巧并发掘了我的潜能。这所有的一切我都能终生受益。当然,其实需要感谢的远不止这两个人,很多很多人在我的人生路上给过我关心、支持和帮助,虽然我甚至记不清他们中很多人的名字。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生于80年代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我知道有个词专门形容我们这一代人叫“80后”,而且似乎没含多少褒义。我不认同这种看法——无论是其象征意义还是其一杆子打死的棍法,当然,也很可能我是一只特立独行的80年代人。80年代出生的人,刚好错过了文革——那个时候文革的余波也已经穿不透山东大丝了,我以为——那个时候幸存下来的传统文化还有很多仍在开花结果(这也得益于我生在一个西南的小城市,这里离失火地点比较远),这些果实和乳汁一起养育我们长大;同时,这是个空前渴望知识和仍以知识为荣的年代,各种思想与飘洋过海来的牛仔裤、计算机、张明敏等等等等一起搞得我们晕头转向⋯⋯我想说的是,我们既受到了传统文化的滋养,又亲身感受了新中国发展变化最快的二十几年,这样左右开弓的场面有一点黄金般的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意思了。这就是80年代人的幸与不幸,70年代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前辈们和90年代从钱眼里生出来的小朋友们只有干着急的份。80年代的另一个好处是,我们小时候鸟是可以打,蜜蜂是可以捉的,河里是还有鱼的。

和所有的小朋友一样,儿时总有数不清的梦想,每个梦想里自己都很了不起,是一个隐藏着超级能力和超级装备的英雄,有一天需要我挺身而出的时候我就会去参加拯救世界的行动。不过,很遗憾,等了二十几年也没等到这一天。这是我转行的根本原因。

现在,我是Shrek,i don’t care about what people think of me。我只想做一只普通的妖怪,有layers,让自己觉得快乐,让爱我和我爱的人幸福,为这个世界作出我的贡献。

每当有人问起我的梦想,我会在回答“周游世界”后紧接着补充说明“这不只是旅游,我想说的是一种生活方式”以区别于现在泛滥的“旅游文化”,至于有多少人明白和相信我就不知道了。虽然自觉无比惭愧,因为我没有制定过任何计划和时间表来促使梦想实现,不过这个想法一直没有改变和动摇过。

在这之下,我曾对海商法和海事痴迷过,我真的很喜欢,哪怕做一个海员,但种种藉口之后大海最终也没有和我的生活搭上界。

假如现在可以随便选择的话,我最想做的事情有两件,二选一,先到先得:一是成为国家地理(或者任何类似的)的摄影师,去看去纪录地球上的种种人和动物,甚至战争;二是从事公益事业,无论什么——援助弱势群体、帮助穷人摆脱贫困、保护环境、预防HIV/AIDS,或是禁烟。不需要任何报酬。虽然现在连我自己都看不到这两个愿望可能被实现的任何迹象,那不是因为他们生来就是畸形儿,而是因为我根本没有努力过。现实让梦/空想家有些摇摆,但是你说得对,至少应该去试一下。 我会的。

“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手/问句天几高/心中志比天更高/自信打不死的心态活到老”(by Beyond)

大富大贵从来就不是我的追求,我是一个小富即安的人,最大的愿望不过是进超市买东西时不用先看价钱。钱——对我来说——就像口渴的时候喝水,第一杯下去爽得不得了,第二杯可能也不错,第三杯觉得怎么样?再来一杯?哦,不,谢谢,我要吐了。

结果可能是历史唯一记得住的东西,但对于一个人而言,过程更有意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Enjoy your life。

我不知道以后还能遭遇多少个狗年,也不知道以后的年月中会有怎样的酸甜苦辣,但对于之前的二十四年,我很满足,如果只用两个词来概括,那就是:快乐+幸运。我的人生曲线在这些年中就像2006年的中国股市,一路上扬,即使之中少不了一些曲折,但对我来说,这正是生活的乐趣所在。

2006

职业

  • CSR是一件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我愿意也喜欢干这个,虽然我不确定我是否依然还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 不足是永远存在的,可喜的是我看到自己取了很大的进步。
  • 系统性的思考,制作标准性的工具,培训,英文讲演,翻译,口译,设计,网络技术,沟通技巧,计划……今年这片地里长了不少庄稼。
  • Lucy的离开对于整个工作有多大的影响不是我能评价的,但至少有一件事可以肯定——我少了一位可以对我面提耳输的好老师。不过一个硬币总有两个面,我在 Lucy离开之后得到了更多的机会,承担了很多原来由她负责的国际交流方面的责任。这正是我喜欢干的事,这样的工作也让我见了很多大场面和大人物,学到了很多知识和技巧,当然,也少不了不足。Lucy说得对,想要做好,不能只靠别人教,关键是自己学。
  • 在这一年的末尾,生了些变故,让自己颇为狼狈。不过,生活就是这样,她会突然把你推下洗马河,但你爬起来的时候可能会在口袋里发现两尾鱼,所以并无任何后悔可言,正相反,感谢上帝,按照LLY同志的话来说,“我的人生又圆满了一点”。
  • 对于这一年的工作,我可给以自己打80分。扣分不仅是因为我应该可以做得更好,更因为回顾这一年的工作时,我不能问心无愧地对自己说“我已经尽我所能了”。

不可能所有人在所有事上都同意我都看法,我也不可能任何时候都正确,但只要每个人明白我做事诚信就行了。当然,就算他们不明白,我依然如此。

社会责任

表扬

  • 我会拿着吃完的冰棍、用完的塑料袋或者任何别的什么东西走过四条街然后放进垃圾桶里(野外时则把垃圾打包带回);
  • 过马路时,在绝大多数时候,走人行横道,红灯停,绿灯行;
  • 泛滥地使用“你好”、“谢谢”、“请”这样的字眼;
  • 除非要死了,不然不开空调,开空调也不会低于26度(夏天);
  • 全面使用节能灯;
  • 使用不含贡(他们自己号称如此)的电池,且废旧电池一律回收(不过至今还没有找到下家⋯⋯);
  • 依法纳税;
  • 一律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行。

鼓励

  • 为母亲水窖捐过款(RMB 2.00, via SMS)
  • 较大规模地“捐”过两次衣服(找不到不只收钱的慈善机构,就捐给了捡破烂的——愿意去捡垃圾的人,难道不也需要帮助?)
  • 在工作环境中尽量节约用纸并使用再生纸;
  • 在家里养了一盆绿色植物,减少碳排放。

批评

  • 依然大规模地使用不可降解的塑料袋(改进:既然超市不给纸袋,就只有尽量提醒自己带布袋咯,不过垃圾袋的问题怎么办呢#¥⋯⋯@);
  • 用水不够节制,尤其是重复利用率很低(改进:这个确实需要注意,而且是可以改进的);
  • 大量使用一次性餐具,尤其是筷子(改进:只能到有正常筷子的地方吃饭了,或者用手?)
  • 我家的电冰箱好像是有氟的(改进:以后等咱有了钱,不买电冰箱,修两口冰窖⋯⋯)。

生活

  • EU-China CSR working group meeting(5月?,北京)
    》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做presentation。这是一次中规中矩的debut,但对我来说就像阿姆斯特朗的那一小步一样意义非凡。我因此要再次感谢 Lucy在此一年以前对我近乎残酷的训练,若不是她帮我迈出那第一步,这次在众人面前我依然会讲不出一句话。
  • Puma(7月4日,Nuremberg)
    》很高兴去到puma的总部。在那里我第一次做了完整的交传,在场的所有人——副总裁、商务部的司长、协会的显要、各大企业的头牌们、记者——都可以作证,我非常糟糕的表现毁掉了这次处女秀。在翻译过程中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演讲者情绪的变化(以及我自己的情绪的变化),天哪,我当时恨不得死了算了!没有把事情做好我很难过(事后总结:失败的藉口是紧张过度,原因是学艺不精。),但更糟的是击垮了我的自信,之后的几天我都再不敢做翻译,直到三个月后我的另一次不错的表现才帮我走出这个阴影。前世莫忘,后世之师。
  • 德国 vs 意大利(7月4日,Nuremberg)
    》对于一个球迷来说,在世界杯期间来到世界杯的举办国,这次的经历已经无敌了。2006年7月4日,在东道主进行半决赛的那天晚上,我在纽伦堡的露天广场上与数百名德国和意大利球迷一起目睹了这场本届世界杯最精彩的比赛。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在整个跌宕起伏的比赛过程中两国球迷的表现和我的形状,但那样的氛围是我终生难忘的。尤其是比赛结束后德国球迷的冷静与抱头痛哭共存的场面,意大利人在“敌人”的国家里狂放的庆祝的情景,这就是足球的最大魅力。(PS. 第二天在米兰的多莫教堂旁的广场上看了葡萄牙与法国的另一场半决赛,因为是在第三国,所以场面不如昨天热烈,唯一记住的就是我们旁边的四个热情和活力四射的法国美女和LXH勇敢地去“偷拍”人家的场景 ^=^a)

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很重要,都可能是决定性的,所以我不会刻意说“2006年是我生命中转折性的一年”或者类似的话。人生就像一条河,过去的一年只是这条河上游的一小段,一样有波折,一样有小鱼在游泳,河水在唱歌。

我在二十四岁,看不清前面的路是怎样,但似乎不再像二十二岁那样踌躇满志,二十三岁时那样坚定不移。我一直很努力,也做得很好,一个年轻人需要得到肯定,这个时候的肯定对我会是很大的推动,有点遗憾,我没有得到这样的肯定。不过天没有塌下来,我还活着,生活还在继续,我也只有继续努力,做得更好。

那天走在街上,被丑陋的路人甲拦住,路人甲自称是天鹏元帅的代表,要在人间做一个采访,非要问我几个问题。开始我死活不愿意,我的时间多值钱哪,一分钟就值好几辆夏利,绝对不成。最后那丑陋的人使出了我不得不投降的绝招,说采访完了还发纪念品,三个包子,肉的,于是就有了下面的对话。

  • 路人甲:对于2007年你有什么愿望?
  • fun:世界和平。
  • 路人甲:您太受累了,心操得这么远,咱们能不能说些小一点的愿望?
  • fun:小一点的……有!我希望北京能够干净一点,希望医生能够负责任一点,希望鸡蛋都是鸡生的,还有……
  • 路人甲:打住!你以为我是中央台的啊!说人话,你要再不行我就把包子给别人⋯⋯
  • fun:行!行!行!我正饿着呢@#¥%¥⋯⋯!咱们重新来好不好?
  • 路人甲:行,给你一次机会,说⋯⋯2007年有没有什么你期待的电子产品?
  • fun:有很多,但最最期待的当然是Apple的iPhone,太棒了!入围的还有Olympus的新DSLR E-400
  • 路人甲:哦,那M$的Vista怎么样?
  • fun:Vista?哦,算了吧,我不认为它有盖茨吹的那么好,我还是等等吧,对我来说,Apple的Leopard更值得期待。
  • 路人甲:够了!广告结束。谈一谈过去一年里你最大的遗憾是什么?
  • fun:后悔没有买基金买股票!
  • 路人甲:得勒,就你那小白兔存钱罐里二十几个钢镚?!你就算全部扔进去连个水花都溅起不来。
  • fun:那可不一定。不过说实话,去年没有学到任何玩意,这个有点遗憾,现在正在改进。
  • 路人甲:那你现在学什么呢?
  • fun:学说话。
  • 路人甲:这个你是得好好学学。还学什么了?
  • fun:学照相,学英语,还打算研究一下基金投资什么的……
  • 路人甲:看你小子眼睛都成方的了,那你明年有什么目标呢?
  • fun:首先,制订计划把贷款还完,至少还到80%。
  • 路人甲:不错,做人要厚道,还有吗?
  • fun:为了好好学照相,明年至少拍3000张照片,而且里面争取能够出至少100张好片;还要多看些历史地理方面的书,嗯,这个嘛就不在乎数量了;再要学会一门手艺,什么都行,要不然把炒菜的功夫练好了也成,要能一个人出一桌酒席,十菜一汤的那种……
  • 路人甲:够贪心的,那工作上有没有什么目标?
  • fun:这个更简单,let the best get better!
  • 路人甲:没羞没臊啊,还拽鸟语!算了,调查你实在是没趣,直接影响我们收视率,今天就到这里吧。最后你给观众们说句话吧。
  • fun:好,希望所有的朋友们在新的一年能够至少做一件好事——当然越多越好,然后,对环境更好一点,对陌生人更礼貌一点,对自己更严格一点,多多运动,经常笑少生气,没事去听听郭德纲讲相声,嘿嘿,最后,祝大家身体健康!给大家拜一个早年,祝大家新年快乐,阖家幸福!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
話題與曆史 不少網上論壇曆史版塊中的話題充斥著轶事奇聞,比如“李莲英是怎样给慈禧太后洗澡的”、“古代皇帝的情色图片”、“周总理生前想见的最后一个人是谁”、“毛泽东:贺子珍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女人”、“风流大唐-李...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悼的事件与人物。 六十五年之前,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