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乡之后

凭着决心、耐心和运气,我终于从桃红柳绿的家乡回到了这苦寒之地。一路加衣,从短袖T恤加到羽绒服,也加深了我对这座城市的厌恶情绪。昨天出了一趟门,显然我还没有重新适应这里的气候,只加了一件毛衣就以为万事大吉了,结果差点成了路死骨回不来。dammit!想想六年前我对这座城市却是另一番印象,当年我初到马甸的时候,面对一整片蓝天有种说不出的感动,深刻地理解了沈从文当年看到这一幕时为什么会有下跪的冲动。真可笑。

这次回家,我第一次有期待,有满足,有怀念。对于从小受到独立精神教育的我来说,真是少有,我甚至不想回北京了。想在家里看春暖花开,晚上晒月亮数星星,尝遍羊肉粉牛肉粉肠旺面豆花面泡椒鸭干锅鸡臭豆腐烤豆腐洋芋粑撕娃娃……无论干什么都比在冷风中跳脚强!

这次还见到了好些中学毕业之后就没见过的老战友,恍若隔世,除了相貌之外各个都变了不少(废话,不然这些年不是白活了!)。而对我的评价,则说我没有变,还是老样子。不知言者何心,但听者很高兴,看来这个世界还没能把我怎么样。

回家的另一个收获就是拍了一千多张照片,风景、人物和纪实无所不包,其中最有成就感的是把在几次family get-together中抓拍的照片用Mac的iDVD做成了超炫的照片光盘,把七大姑八大姨高兴得不得了,我也因此赚到了不少的腌肉香肠。 XD

夜夜深杯酒满,朝朝小莆花开。在家的日子过得灿烂无比,不过必须承认,这正是因为短暂,当它变成材米油盐酱厨茶的时候恐怕就没有这么美妙了。所以,在变质之前,我带着记忆回到了这里,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

www.flickr.com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春天路过北京 从三月四日踏上这苦寒之地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怀念起桃红柳绿短衫薄裙的南国春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这座城市能够复馨香。可是,这位六百多岁的老人非常沉得住气,一直把厚厚的冬衣穿到了四月。我希望这不是因为...
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兢兢业业地挣回名声赢得争议,而且能用一个...
广州,你好! 选择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发扬风格,买了一张硬座票,结果还没上车就后悔了。还好 T97 全车16+节车厢只有两节硬座,而且这个时候去广州的人不多──准确地说是太少了──所以我轻而易举地在开车后5分钟内补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