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毛生日快乐+天津来客

最近陷入了 WordPress 之乱,没有定期查日程表,差点忘了二毛的生日!

今天坐在马桶上冥想,突然脑中浮现出某年今日一群狐朋狗友在二毛家里(当时二毛家还住在一楼)听歌、聊天、看动画片的情形,声声色色都历历在目。忽然,我很想念当年那些天真快乐的孩子。非常想念。

二毛,生日快乐!

pal

今天 yjw 同志不远万里从天津来到北京参加面试,这是她的第 n 次面试了,不过每次都来去匆匆,好难得这次有机会,便约了一起吃饭。虽然过年回家时匆忙见过一面——在此之前我们已经有半个世纪没见过了,那时我就已经感叹时间真是可以用来雕刻人和人生的——今天再见还是小吃了一惊,为面试而来,所以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散发气质的干练又漂亮但略显稚气的职业女性。我一向不善言谈,所以整个过程中我主要的角色是听众,听这位培训专家的职业故事,还有一些生活片段。为之扼腕或弹冠。

这些鲜活的,听到我耳朵里就变成了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无奈,但一点也不消极。当我用这一句话来概括她一晚上的话时,我知道这非常不恰当,至少不能包含我对她的思想和行动的敬佩之情。

相比于她在韩国公司里面对的令人沮丧的(我想)环境和文化,我再次为自己感到幸运,无比的幸运,当然,我指的不是结果,我没打算跟你谈钱,我说的是⋯⋯一些别的。

我的初衷其实不是在这里对她的裙边评头论足,只是想给她加油,祝她好运。

对了,关于那棵结十个苹果的小树,如果结了五十个果子还是剩只一个的话,为什么不试试再加把劲结一百个,二百个,五百个⋯⋯不会总是只剩下一个的,或许也许可能,人们想要的只是四十九个苹果。

Blogged with Flock

相关文章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让它换另外一种方式存在,但不可能真正地消...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ACFTU或许在组织这种活动的时候才能...
想念那个北京 昨天仔细看了一下传说中的《北京欢迎你》的 MV,才发现原来三俗的东西不一定不好。首先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旋律,浓浓的北京的味道,浓浓的中国味道,轻轻暖暖地就流进了我的耳朵和大脑,一点也不做作。后来查...
2014 新年獻詞 三年前的這時候,我還在騎單車環遊海南島途中,我清楚地記得,在離博鰲不太遠的一個叫龍滾的小鎮,在那間安靜的小醫院裡,和稀稀落落的幾位當地病人一起,在滴滴嗒嗒的鹽水中迎來了2011年。 去年,本計劃從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