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路过北京

从三月四日踏上这苦寒之地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怀念起桃红柳绿短衫薄裙的南国春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这座城市能够复馨香。可是,这位六百多岁的老人非常沉得住气,一直把厚厚的冬衣穿到了四月。我希望这不是因为他太虚弱了。

就是现在,樱花开了玉兰、草地变回绿色、树木发出新芽、满大街彩蝶纷飞⋯⋯春天回来了,虽然迟到了。就像诗里说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为了配合这令人愉快的春天,我特地给 fang4.us 换上了盛装(installed theme: Almost Spring, by Beccary),桃红柳绿的颜色(不过,我知道,这个颜色在 Windows 里面看起来就成了大便的颜色⋯⋯= =a)。

小区院子里发现的春天

小区外的银杏发芽了

春天很晚才到,我知道,但晚到总比不到好;春天很快会走,我知道,但是哪怕只有一天,仍然值得你去种下自己的葡萄树。

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郜林扔鞋事件之後 我個人對中國足協對郜林的處罰結果非常遺憾非常失望非常憤怒。 情感上我支持郜林,從規則的角度我支持處罰他。但我非常不同意量刑結果,更反感足協的處理方式。 這不...
伟大的比赛 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在刚刚结束的Doha亚运会男子足球1/4比赛中以总比分9比10输给了伊朗,但是,我依然认为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没有哪只球队会被期望百战百胜,尤...
眼疾 左眼里长了一个东西(后来证明是两个),但不是一天两天,恐怕大半年都有了。之前请教过李太医,答复是问题不大,用一些消炎药看看先。后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用了些药,直...
喘息 重新开始 这一个多月来我一直想以“喘息”为题写点东西,但这口气却一直没能喘出来,直到现在。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我之前执着地认为,大多数人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