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路过北京

从三月四日踏上这苦寒之地的第一秒钟开始,我就怀念起桃红柳绿短衫薄裙的南国春天,我就开始盼望着盼望着这座城市能够复馨香。可是,这位六百多岁的老人非常沉得住气,一直把厚厚的冬衣穿到了四月。我希望这不是因为他太虚弱了。

就是现在,樱花开了玉兰、草地变回绿色、树木发出新芽、满大街彩蝶纷飞⋯⋯春天回来了,虽然迟到了。就像诗里说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为了配合这令人愉快的春天,我特地给 fang4.us 换上了盛装(installed theme: Almost Spring, by Beccary),桃红柳绿的颜色(不过,我知道,这个颜色在 Windows 里面看起来就成了大便的颜色⋯⋯= =a)。

小区院子里发现的春天

小区外的银杏发芽了

春天很晚才到,我知道,但晚到总比不到好;春天很快会走,我知道,但是哪怕只有一天,仍然值得你去种下自己的葡萄树。

下一个春天,在哪里?

使用 Flock 写作

相关文章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nonprofit advertising good ads speak themselves, like followings.click here for more fotos.if you like the stuffs here, yo...
不惜千金买宝刀 不久之前无意间发现了一个台湾人部落格(请自带扶梯访问tushiou.blogspot.com),一个人一台单车从厦门一路骑到拉萨并继续往北从青藏线出来,历时三个月直到最近因为工作而返回台湾。我也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