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的边际,在哪里?

我不知道此刻上证综合指数(Shanghai Composite Index)是多少点,但我知道截止到昨天(?)上海和深圳证交所总成交金额已经达到创纪录的 496 亿美元。中国股市已经连续上涨了22个月,海外分析师对此已是胆战心惊,而中国股民和投资者们的高烧仍未退去。

mi-al638_wstox_200705211953.gif另一个事实是,中国的个人交易账户已经接近1亿,每天新开立的股票投资账户约有30万。中产阶级成为了主力军,但其中也不乏保姆阿姨和老太太。他们很多人用尽了毕生的积蓄进入股市,把养老的钱、结婚买房的钱、甚至借的钱和信用卡透支的钱都买了大(或者小)。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成为了一场赌博。当然,散户股民并不是股市中的决定性力量,但他们的数量之巨和范围之广泛,为更大的问题爆发埋下了伏笔。

更大的问题就是,一旦股市大跌(4000点之前我们在讨论这是不是泡沫,4000点以上的时候我们关心的就该是这个破沫什么时候破灭),这些散户股民将承担巨大的损失──没钱养老送终、破产、丧失生活来源都是很自然的,而且他们中的大多数并没有为此做好心理准备。结果必然是引起整个社会的不安和骚乱──因为进入的股市的人的范围已经足以影响到社会的各个层面,并导致消费下降,进一步挫动经济。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新股民大多是看到了继续上涨的预期和相信了2008年前政府一定不会让股市受创或者其他无数的消息和理论而进入市场,并不是真正的投资者,他们是来投机的。绝大多数人的人抱着暴富的心态冲到前线,却连安全帽都没有戴。他们很多人缺乏基本的证券知识(当然,中国股市的情况常规的知识是否有用可能也是个问题),盲目跟风,听信谣言,甚至是数字命理学。更有惟恐天下不乱的搭便车者疯狂出版各种致富秘笈、短线葵花宝典,火上浇油。媒体现在开始尝试冷却消费者的热情,但已经慢了整整一拍,当初正是各个媒体出于各种利益和目的的“正面”报道让潜在股民只看到了贼吃肉没看到贼挨打,没有把风险意识传递地给他们。

政府高官已经数次公开表示了对股市过热的担心,并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投资者风险教育行动”以试图以风险劝解投资者,央行也试图通过加息和其他明显旨在降低投资者热情的措施来化解股市泡沫,但均收效甚微。Fed 前主席 Alen Greenspan 也就中国股市过热的状况提出了警告,认为这种前所未见的热潮显然难以持续,并将在某个时候出现大幅下跌。李嘉诚也警告说,作为中国人,他很担心股票市场。股民们丝毫没有理会这些警告。或许,他们赌的就是在大跌前赚到金山。

我想警告是不足以束缚人类的贪欲的,(很遗憾)他们需要的棺材。其实贪本无错,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但普通人并没有或还没来得及分享到财富增长带来的好处,看着别人吃香的喝辣的难免眼馋,而中国的制度并没有为普通人提供很好的投资渠道,也没有教育人民以投资意识,更谈不上风险意识。似乎大家手中的钱只有储蓄和消费两种选择,而物价(尤其是房价)的不断上涨让人消费时力不从心。所以一旦股市出现千载难逢的好势头,人们没有理由不赌一把。本来心存侥幸却幸运地得手,榜样的力量自然带动更多的追随者。现在到不得不停地时候政府才站出来说,“Enough”!晚了。

现在中国的股市很难形容,说什么的也都有,但是在我看来是越来越大的风险,而且会牵涉到我们这些不在其中的人。怎么说呢,又算是中国特色吧。愿上帝保佑中国。

相关文章

R Day 9月10日晚上用电子邮件发出了简短的辞职信。昨天沉默了一天,直到晚上六点终于收到悟空的短信说今天一上班就要和我“沟通一下”。可以想象,沟通并不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但大家都很克制。内容无非是问一...
过年 这是一个比较特别的年。 特别之处是,当你们正在包饺子准备年夜饭的时候,此时此刻我却正坐在广州冷清的家中,看着 CCTV 冗长无趣却必不可少的春晚预热节目。由于之前天灾的原因,我都不确定今年到底能不...
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
服务器搬迁 通知 因为费用问题,我将把所有的网站从原来的 Dreamhost 搬迁至 JustHost.com,所以近期内网站访问可能会出现不正常状况,见谅。   Update (2009.04.17)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