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亭

我本打算安安静静地离开,因为一我不想惊动大家,也没有在苦情戏里演主角的经验; :-P 第二个原因事关面子问题,是因为此事旷日持久一波三折,刀下留人的情况也发生过了,所以在把所有的事情确定下来并刻到汉谟拉比石碑之前,我并不敢公开宣布消息,以免万一意外再次发生,我又灰头土脸地败回北京时抬不起头来。这可能真是我多虑了。原因之三是我可以肯定我会有很多机会回北京出差的。

不过尽管有以上藉口,不辞而别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尤其是面对你们

最后还是 WX 提出要大家聚一聚,为我饯行。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很高兴,因为我没有预想过,但同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

因为我一个人不吃鱼,大家全部改吃肥肠和排骨,再次感动──当然,我想他们应该对肥肠和排骨也不怎么排斥 :-) 席间 WC 非常夸张(okay,至少我希望他是夸张了的)地描述了蛮荒的广州城的种种不良治安事件,让我想起拳四郎登修罗岛的情形(参考北斗神拳),只是希望我能够有拳四郎一半强壮才能够在那片水深火热中生存下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他这回有没有吹牛。 :-P

最后在 WC 的坚持下,我们没有照下一张合影,把机会留到了“下次”。我理解你的好意,只不过觉得不用那么认真,至少我是不信迷信的。

最后,还是想谢谢你们,非常诚恳地谢谢你们,祝你们好运。

相关文章

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
牢骚牢骚 这里最后一篇文章的日期写的是 9 月 22 日。久违了。这两个月来说忙也忙说乱也乱,另一个没有更新内容的原因是我工作的机构的 IT 管理政策大变,总部的 IT ...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
噪音 崩溃了。 当我刚才直挺挺地躺在会议室的地板上时,真切地感觉自己如同僵尸,但僵尸恐怕还会庆幸不再会有痛苦的感觉。 真的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身心都已经接近极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