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亭

我本打算安安静静地离开,因为一我不想惊动大家,也没有在苦情戏里演主角的经验; :-P 第二个原因事关面子问题,是因为此事旷日持久一波三折,刀下留人的情况也发生过了,所以在把所有的事情确定下来并刻到汉谟拉比石碑之前,我并不敢公开宣布消息,以免万一意外再次发生,我又灰头土脸地败回北京时抬不起头来。这可能真是我多虑了。原因之三是我可以肯定我会有很多机会回北京出差的。

不过尽管有以上藉口,不辞而别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尤其是面对你们

最后还是 WX 提出要大家聚一聚,为我饯行。接到电话的时候我很高兴,因为我没有预想过,但同时也觉得有点对不住。

因为我一个人不吃鱼,大家全部改吃肥肠和排骨,再次感动──当然,我想他们应该对肥肠和排骨也不怎么排斥 :-) 席间 WC 非常夸张(okay,至少我希望他是夸张了的)地描述了蛮荒的广州城的种种不良治安事件,让我想起拳四郎登修罗岛的情形(参考北斗神拳),只是希望我能够有拳四郎一半强壮才能够在那片水深火热中生存下来。如果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会告诉你们,他这回有没有吹牛。 :-P

最后在 WC 的坚持下,我们没有照下一张合影,把机会留到了“下次”。我理解你的好意,只不过觉得不用那么认真,至少我是不信迷信的。

最后,还是想谢谢你们,非常诚恳地谢谢你们,祝你们好运。

相关文章

都结束了。值不值当,人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如果你不服,如果你有遗憾,如果你觉得不甘,下回请早吧。但是,我真的希望你离开的时候能笑一下,然后保持住。一路走好,后会无期。...
話題與曆史 不少網上論壇曆史版塊中的話題充斥著轶事奇聞,比如“李莲英是怎样给慈禧太后洗澡的”、“古代皇帝的情色图片”、“周总理生前想见的最后一个人是谁”、“毛泽东:贺子珍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女人”、“风流大唐-李...
二月十八日离粤去沪题赠同僚 扬子江头盼绿柳,白云山下话离愁。 梅花欲落人难聚,再见儿女忽成行。 遥忆当年轻狂少,幸得援手落广州。 三载光阴倏忽逝,空见白丝志难酬。 愿共诸君重抖擞,社会责任担肩头。 归雁南飞三千里,书邀旧...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本,此刻尚未读完。当心中有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