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月亮 看月饼

“菊花开处乃重阳,凉天佳月即中秋“。这是我一直以来对古今中外节日的看法。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的看法开始了变化——变得更加“传统”,更加“多愁”。

中秋节。对我现在而言,它原始的意义更加凸现——团圆节,而不是表现得更加张扬的月饼节。现在的中秋节仿佛只是又一次饕餮的藉口,而与此相关的那些包银镀金漫天要价的月饼恐怕也只有对那些投机的商人以及打算去龙王庙里烧香的香客们才残留有些许意义。

团圆,反而变得比那些天价月饼更加奢侈,无人问津。

我也买不起。

没有团圆可以期待,于是我决定利用放假半天的机会去岗顶帮马也同学买了一只 HP 520 的笔记本电脑。事后证明这是一个非常倒霉的决定。没有想到中秋节下午突然大于瓢泼,好像天破了。好在在广州呆久了,我已经培养出了随身带伞的好习惯,而且也幸运地在肆虐的阵雨的间隙进了电脑城。买电脑比较顺利,不表,但精彩从电脑城出来开始。我遇到了到广州以来最可怕的一次塞车,也是我有生以来亲历的最严重的一次塞车。北京也塞车,车流缓缓缓缓地蠕动……可是至少也在动啊,可我从岗顶出来几乎一个小时,寸步不移。一个小时还有走到一站地远,而且没有丝毫迹象表明在下一个小时里它会有完全不同的表现,于是我决定跟大多数人学习,下车走路。

kitten提着给马也买的电脑和一堆箱子,还背着我的电脑,在汹涌人潮中走了一公里(more?!),那绝对不是什么好玩的经历,唯一庆幸的是没有下雨。即使这样,我也庆幸做了弃车走路的决定,因为我一直快走到动物园我身边的车流都仍像结了冰一样。

否极泰来,在节日的最后,我很高兴地发现天气预报说我们看不到月亮的预言失效了,天上有一个黄月亮,又大又圆。赶紧,和 M 一起,带上唐吉柯德,搬个小板凳,坐到门口去,吃月亮,看月饼。

 

PS

这篇 post 是在马也同志的新笔电——HP 520——上写的,使用的是基于 Linux 的开源操作系统 ubuntu

相关文章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本,此刻尚未读完。当心中有波...
1…2…1…2…1…2…3…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会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黄色笑话”,反正在得到提示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联想。事实上,这些数字代表的只是三个勤奋的年轻人不到三个多月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