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一天的薪水

这是一项倡议。

倡议的内容是希望每个人都每个月能够省下一天的薪水,然后将这些钱用来支持公益事业,尤其是贵州、四川、陕西这样的贫困地区的小学教育。

R0014993 这个想法来自于一周前 team dinner 的时候 WD 提出的一个建议。之前 WD 到贵州去做一个矿业企业的 项目,看到了真实的贵州乡村的穷苦(其实他去的地方不算是最坏的了),尤其是很多小孩上学的困难,以及因为太穷孩子们在学校解决温饱问题的困难,可能受到了触动,于是想我们是做 的,天天帮别人做项目,是不是自己也应该做些事情。他从贵州回来以后就有这个想法,在我们机构内部倡议每个人都捐出自己一天的薪水,然后用这些钱来在贵州支持贫穷地区的小学校。为了避免直接提供钱可能引发的道德风险,WD 的倡议是利用我们自己的优势成立一个项目,直接帮助学校,从建立食堂开始,再配备相应的资源,先解决吃饭问题。这样孩子们就可以以很低的费用吃到午餐,至少有一个地方帮助他们自助解决吃饭问题。以后视情况和需要再向纵深发展这个项目。

我非常支持这个倡议,因为这与我曾打算做的事情很像,但更具体化和可操作。要实现这些恐怕主要得靠我们美国和欧洲同事的薪水,但这个倡议实际上却还没有让他们知道。因为担心 WD 的这项倡议会像他多数好想法一样最后因为没有执行而落空,所以我想到了以上的这个更宽泛的建议,希望更多的人可以知道和参与。

红铅笔计划回到这个倡议,我相信这是绝大多数人都有能力加入的一个倡议,唯一的困难在于你的意愿与决心。请不要问我这里的薪水是指税前还是税后、每个月是指30天还是22天这样的问题,他们完全由你自己决定,不会有任何人来监督你。当然,我希望有能力的个人能够提供更大的帮助,但请注意一定要量力而行。

多背一公斤 节省下来的钱你可以直接向一些公益基金会捐款,比如宋庆龄基金会中华慈善总会;也可以通过一些公益项目向孩子们提供帮助,比如红铅笔计划;也可以采用自助式,比如加入多背一公斤微笑图书室项目,甚至直接向相关的学校或者志愿者联系捐款。但为了避免引发道德风险,我不建议各位直接向学校或个人汇款,除非你确定他们是值得信任的,否则还是建议你提供孩子们更需要的实物来帮助他们,比如图书、文具、秋冬的衣物。更多需要帮助的学校的信息请通过 Google 或百度来获取,我以后也会搜集更多的信息放在这里。如果各位知道更多的信息,也请留言告诉我,我会增加到清单里。

另外还有一个小倡议,就是如果你在你的个人网站或 blog 里放置了广告的,也请将所有或者一定比例的广告收入用于支持公益事业。我已经开始这样做了,也希望能得到你的支持,帮助点击广告。这个想法来自于一位贵州老乡(?)的 blog 黔首报——昨天无意间逛博邻时发现的。谢谢黔山毛豆。

最后,我真心希望也非常欢迎你能够加入这项倡议,请相信,a little help can make a big difference.

 

PS

关于照片,那是国庆回家时拍的,大约拍于从余庆到施秉的途中。照片里是一个小羊倌。

相关文章

“致招商银行的公开信”行动 无意中看到徐继哲先生的《致招商银行的公开信》,才发现了“致招商银行的公开信”行动,深受鼓舞,因为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我,但苦于势单力孤只能忍气吞声,现在终于找到组织了。 这是一次倡导开放标准和公平对待...
丑陋的胜利 昨天是中国队在本届亚洲杯上的首场比赛,结果是中国队 5:1 在吉隆坡战胜东道主马来西亚。今天早晨看新闻时我惊异地发现,一向对朱广沪及其执掌之球队口诛笔伐的媒体态度突变,毫不吝惜地把赞美送给了朱广沪和他...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勇敢思想启蒙者,勇敢之处在于她能把明显“...
喜宴 今天是 JL 大喜的日子。第一次,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老爸的)去参加婚礼,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本来我参加的第一次婚礼应该是申和小胡的,不过这两位太能拖了⋯⋯...

“捐一天的薪水”的2个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