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疾

左眼里长了一个东西(后来证明是两个),但不是一天两天,恐怕大半年都有了。之前请教过李太医,答复是问题不大,用一些消炎药看看先。后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地用了些药,直到忘记。

最近蛰伏已久的这两个坏蛋开始在春节前顶风作案。他们变得越来越大,明显能感觉到眼睛里有异物,可就是弄不出来。刚开始还以为是进了砂子什么的,可滴了几天眼药水依然能够明显感觉到。这种情况持续了一两周,而且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因为眼球是一直在动的,所以只要睁开眼就能够感到有东西在眼睛里摩擦我的左眼眼球,开始是难受,后来就变得几乎没法睁左眼,直到让我坐立不安。眼睛里面也变得干涩,拼命拉扯眼皮也挤不出几滴眼泪。眼药水也丝毫不能缓解这种难受和疼痛,最后只得求医。

昨天上午去了离家最近的中山大学眼科医院,因为很少去医院,更是第一次用医保卡看病,一路都是摸索着。这家医院有个规定,不管看什么科室,初诊还是复诊,都要先查视力。这一查不要紧,我才发现我的左眼视力已经急剧下降到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了——裸视只有 0.2,戴镜视力也只有 0.8,是右眼的一半。我直接怀疑是左眼长的东西破坏了我的视力!……希望还能够恢复。

医生很迅速地用人工和机器分别检查了一下之后告诉我这是细菌感染引起的,还问我要不要做手术。他说话的时候轻描淡写地,可我吓了一跳。在眼睛上动手术可不是开玩笑的,而且还要使用麻醉。痛就不说了,光是在眼睛上使用麻醉药这点就让我很担心,因为这里结构似乎很复杂而且离大脑太近了;另外基于对中国医院和医生的普遍的和没来由的不信任,我实在是没有勇气说 Yes。医生问了我好几次,不过我还是决定先尝试用药物来解决,药吃错了恐不致死,开刀出错了可就成独眼龙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先用三天药再来复诊,如果不行,就只有武力解决了。

医生开了一个滴眼液一个眼膏,其实都是氧氟沙星之类的,不过医生却开了进口药——好吧,我们假装进口药更好吧,至少希望它更安全。就这两管药再价格检查费共花费 99 元,看病贵真不是吹的。好在,我是受医疗保险保护的,谢天谢地。

现在用了一天药了,看来日本药也不是仙丹。我现在开始又害怕又期待着做手术了……

相关文章

humour from Google go to Googletype in "failure"read the first listinglaughtell everyone you can before the people at G...
back to internet 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有网络没有电脑,虽然人类在这样的状态下也生活了千百万年,但我却开始不适应了。终于,现在我回到了文明社会。 一个小时以前装上了珠江宽频——类似北京歌华有线的以...
喜宴 今天是 JL 大喜的日子。第一次,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老爸的)去参加婚礼,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本来我参加的第一次婚礼应该是申和小胡的,不过这两位太能拖了⋯⋯...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问题,因为中国人传统上对于民族的理解与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