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在继续……

21 日在南方都市报和 CCTV2 上看到凯里受灾的消息,当晚给家里打了电话,才知道这场 20 年不遇(也有说 50 年不遇)的凝冻灾害给黔东南造了什么孽。

  • 天气奇冷
  • 有好几个人在街上摔死了(包括我家附近卖粑粑的老太,我以前经常吃她的粑粑)
  • 8 个县已经停电
  • 由凯里发射的或经由凯里几乎所有公路交通线路都被迫中断,也就是说凯里——尤其是那些更远的县和下面的乡村——已经变成了孤岛
  • 物价上涨
  • 通讯受影响,Skype 和手机通话质量大大下降,但还没有中断的迹象
  • 我从京东买的微波炉送了一星期才到凯里,却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送到家

1月22日,凯里市供电部门职工在事故现场抢修供电设施。 之后情况并没有好转,糟糕天气在继续,全国多处地方受灾严重,贵州的情况似乎格外糟糕。贵州是西电东输的重要源头地,现在却连本省的供应都不能满足,也加剧了全国范围的电力紧缺;贵州也是劳动力输出的一个(不算大的)源头,同时也是广东民工返回四川的必经之路,春节在即,交通中断或受阻使本已不堪的“春运”雪上加霜……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罕见的天灾毫无疑问罪无可赦,但如果从自身找原因的话,你会发现我们之前狠命关停的那些“小煤窑”对全国的能源供应的影响远超我们的想象。简单轻率的关门大吉究竟是不是最好的解决之道?(关于这一点,我很高兴地看到金融时报有与我类似但更深刻的观点

顺便说一句,通过看 CCTV 这几天对贵州灾害的报道,知道了贵州电视台有一个叫“刘胜”的记者。这个记者思路和说话一样清楚,出类拔萃,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大有前途的记者。

在今天的南方都市报上,看到了凯里市区已经停电停水了。我还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也不知道家里受影响情况如何。

我想这个灾情还会持续一段时间(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我回家的行程),千里之外我也不能提供什么帮助,只能声援。希望家人,还有所有在家的朋友都能够平安地度过难关。加油!

 

PS. 图片来源是人民网,链接在此

相关文章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二毛生日快乐+天津来客 最近陷入了 WordPress 之乱,没有定期查日程表,差点忘了二毛的生日! 今天坐在马桶上冥想,突然脑中浮现出某年今日一群狐朋狗友在二毛家里(当时二毛家还住...
摩的。没的。 今早在公交上看到一则新闻,称城管(或某类似组织)昨日举行了声势浩大的仪式(没错,是仪式,就跟奥运会开幕时搞的那套一样,但更强的是这个仪式还有分会场),集中销毁了...
back to internet 一个多月了,一直没有网络没有电脑,虽然人类在这样的状态下也生活了千百万年,但我却开始不适应了。终于,现在我回到了文明社会。 一个小时以前装上了珠江宽频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