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路

转眼,二月即致。第一个返乡的同事明天就会产生,而我依然在等待,等着看老天爷下一个脸色会是什么样子。

昨天温家宝爷爷辗转在湖南和广州转了一圈,又一次体现了这个“人民政府”亲民的一面,可惜温爷爷不会做法,即使安抚了 60+ 万滞留旅客的心,可看起来老天爷却不怎么买账,今天又一次寒流按时袭来。

当然也不全是坏消息,爸爸打电话来说虽然现在停水还在继续,但电力已经恢复,而且至少在白天贵黄高速是开通的(而且还免收过路费!),广州火车站“基本恢复了正常车次的发出”,白云机场也从今天下午四点半开始全面恢复……

注定了这就是改革开放以来最艰难的一次“春运”,也可能是最艰难的一次“团圆”。下午和 tk 说到这个问题,她特别不理解这些人为什么非要回家,即使情况已经这样。我可以理解,但这次我的观点可能会偏向她的对立面——虽然也不是非回家不可,而且在这种情况下逆流而上地回去并不能为灾难中的家人带来什么实质的帮助(可能还会带去负担),但我相信我至少会给他们带去一点鼓励和支持,精神上的。

“越是大风雨,越要守在一起。”

PS. 一首应景的歌曲:A-mei 的家路
[audio:http://pcxinxing.vicp.net/%E9%9F%B3%E4%B9%90/%E9%99%88%E6%85%A7%E5%A8%B4%20-%20%E8%B7%AF.mp3]

相关文章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一只猫 前天早晨急匆匆要从深圳赶回广州,快到罗湖火车站的时候,发现人行道正中躺着一只猫。普普通通的土猫样子,大约不到一岁大,很奇怪为什么胆敢盘踞在人来人往的道中。...
喜宴 今天是 JL 大喜的日子。第一次,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 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以自己的名义(而不是老爸的)去参加婚礼,但肯定不是最后一次。本来我参加的第一次婚礼...
传讹 10月9日上午乘公车上班途中,在经过二环路东直门机场高速出口附近的一栋楼顶上看到了一个至少50米见宽的广告牌。这个庞然大物和我之前亲眼看到过的它的同类都不一样—...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