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的春节

  • 飞机还没起飞,航空公司老早就通知说要晚点一个半小时,好在他们也没有得寸进尺,航程挺顺利,晚上 10 点(就)到了贵阳,害得在天上过年的愿望落空……(PS. 海航挺抠门的,飞机上连一顿“年夜饭”都没有。)
  •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二次不在家过年。第一次是在天柱的农村,那是我主动投敌;这次或多或少有点“不得已”。不过这两次留下的回忆都还比较愉快。感谢上帝。
  • 电热毯。如果我不说,估计你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玩意,但就是在这个冬天,这个小家伙掸掉了全身的厚厚的灰尘,大张旗鼓地杀回各大商场超市。你还别不服,如果赶得不够快,有钱也请不回这尊菩萨。这个冬天太 TMD 冷了,美其名曰“天灾”。 
  • tk 口口声声之后居然还是回家了,而且还一分钱路费都没花,真是“趁火打劫”……
  • 大概是从大三之后我就再没有去看过我的高中班主任,今年临走前终于去探望了这位曾对我很好的老师。可是,头五分钟里她居然都没有认出我来——报应啊。以前她是老师,现在,我终于看出来了,她其实也是个人。一样的为生活、满足、失望与诱惑。这也挺好。
  • 终于,确实地感觉到了,爸妈已经老了,尤其是爸爸,已知天命的年纪了。一直以来,我深感自豪的家庭教育极大程度上来源于他,他就像我的上帝。原来,上帝也会老的。
  • 不知是巧合还是因为天气,两个朋友家里都有老人去世,天命难违啊。节哀。
  • 新买不到一周的单反相机拿回家去,结果拍了不到三百张,连电池都没用完——没办法,太冷了。

相关文章

还乡之后 凭着决心、耐心和运气,我终于从桃红柳绿的家乡回到了这苦寒之地。一路加衣,从短袖T恤加到羽绒服,也加深了我对这座城市的厌恶情绪。昨天出了一趟门,显然我还没有重新适...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华夷之辩” 首先,本文所指的中国从时间上以盘古开天辟地起至 194× 年止。 就历史而言——尤其是当不考虑元与清时,中国内部并未有如西方一般的悠久与尖锐的民族...
他向伤害他的人道歉了 他道歉了,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以及因此伤害他(们)的人。 可为什么呢?有人用非法的手段把他私密的东西偷走,然后四处散发。即使是四处散发,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像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