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年的春节

  • 飞机还没起飞,航空公司老早就通知说要晚点一个半小时,好在他们也没有得寸进尺,航程挺顺利,晚上 10 点(就)到了贵阳,害得在天上过年的愿望落空……(PS. 海航挺抠门的,飞机上连一顿“年夜饭”都没有。)
  • 如果没记错,这是我第二次不在家过年。第一次是在天柱的农村,那是我主动投敌;这次或多或少有点“不得已”。不过这两次留下的回忆都还比较愉快。感谢上帝。
  • 电热毯。如果我不说,估计你早就忘了还有这么一个玩意,但就是在这个冬天,这个小家伙掸掉了全身的厚厚的灰尘,大张旗鼓地杀回各大商场超市。你还别不服,如果赶得不够快,有钱也请不回这尊菩萨。这个冬天太 TMD 冷了,美其名曰“天灾”。 
  • tk 口口声声之后居然还是回家了,而且还一分钱路费都没花,真是“趁火打劫”……
  • 大概是从大三之后我就再没有去看过我的高中班主任,今年临走前终于去探望了这位曾对我很好的老师。可是,头五分钟里她居然都没有认出我来——报应啊。以前她是老师,现在,我终于看出来了,她其实也是个人。一样的为生活、满足、失望与诱惑。这也挺好。
  • 终于,确实地感觉到了,爸妈已经老了,尤其是爸爸,已知天命的年纪了。一直以来,我深感自豪的家庭教育极大程度上来源于他,他就像我的上帝。原来,上帝也会老的。
  • 不知是巧合还是因为天气,两个朋友家里都有老人去世,天命难违啊。节哀。
  • 新买不到一周的单反相机拿回家去,结果拍了不到三百张,连电池都没用完——没办法,太冷了。

相关文章

大禹治水 四千多年前的先人在治水时发现了一种新方法——宜疏不宜堵,并用实践证明了它的有效性。 我想它基于这样的理论:存在即有理,如果你嫌某种存在碍了你的事,你只能想办法...
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
丑陋的胜利 昨天是中国队在本届亚洲杯上的首场比赛,结果是中国队 5:1 在吉隆坡战胜东道主马来西亚。今天早晨看新闻时我惊异地发现,一向对朱广沪及其执掌之球队口诛笔伐的媒体态...
读书计划 该面对的总要面对,因为生活总是要继续的。发现近几年读的书太少,黔驴渐渐技穷,于是今天特意从老刘那里借回来几大本战略和管理类的经典著作,打算花3-6个月的时间仔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