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向伤害他的人道歉了

他道歉了,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以及因此伤害他(们)的人。

可为什么呢?有人用非法的手段把他私密的东西偷走,然后四处散发。即使是四处散发,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像 Nike 的广告那样让你躲也躲不掉,凡是去看甚至去传播的,都是好事者,我等好事者可曾受到任何“伤害”?!真正受伤害的人是他,和他的那些女人。

他又做错了什么呢?他们做的那些事情难道你没有或者不会做吗?毫无疑问,散发不是他的本意,也许错就错在拿电脑去给人修了。他们做的事情没有超越任何法律,至于道德,请先定义你的“道德”吧。

他们是偶像,但他们不是圣人——受到“伤害”的公众中又有几个圣人?如果还有人正高举着道德来拷问这些真正受伤害的人,请转告他们用他们的道德来阻止谁在伤口上撒盐吧。

相关文章

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
少年弱则中国弱 昨晚看了一场亚洲U17的1/4比赛,中国对阵朝鲜。冤家路窄,这个月初中国女子青年队才在离世界冠军最近的地方被朝鲜人揍得鼻青脸肿,昨晚中国男孩们又得到了一次和朝鲜...
学车记 没能按照计划借到车,本以为学车的事要黄了,可是车票也没能按计划搞到(OMG!今年到底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坐火车的人!),于是,悲剧又变成喜剧,成全了我与汽车的一段...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