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奥林匹克

[audio:http://down3.zol.com.cn/bbs/upload/2005/06_27/1119851925856.mp3]

前天有人问我,你明天打算去哪里看闭幕式?我只好用尽量礼貌地口气说,其实,我对这个不是很感兴趣……。闻者悻悻。

不支持也不反对,这是我对北京运动会的态度。但昨天晚上,吃饭很早,刚好赶上闭幕式直播,于是拿来下饭了。

出乎意料地,我发现这闭幕式的第一节蛮有意思的。相比于开幕式,当时断断续续地看了,虽然我一点也不否认他们的努力和创造力,张艺谋们已经做到了他们能做到的最好,但我实在提不起兴趣。——我不怀疑我没有理解到他们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气势恢宏地展示。

我说闭幕式第一节好,是因为我原以为这将又是一次巨大雄伟又无趣的大型集体文艺体操(很不幸,闭幕式的后半部分击中了我的猜想。),但事实上,看第一节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运动会结束了,剩下的只是游乐的集会,是庆功宴,以及感谢。我相信这是闭幕式试图传达的。我收到了。

不同于开幕式时的一个个严肃的方阵,这时所有的运动员从四面八方涌入中心,带着各种各样的表情与姿态——他们的喜悦因为不同的文化背景与性格而有着不同的表现(是的,这点你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时并不区分金牌银牌铜牌或是一无所有。有趣的是,其间还不时出现了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笑脸,一派宾主共欢主仆同乐的气象。这应该是奥林匹克乐在参与的精神的一个好的注解,是的,这一分钟,我们看到的是欢乐的人类的聚会,与国家无关。

之后,志愿者代表入场接受致谢的场面让我很感动。终于,有人记起他们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奥运会闭幕式的惯例,如果是,是奥运会的美德;如果不是,则是我们自己终于开始尊重普通人了。

至于把马拉松的颁奖放到闭幕式上,我也不知道这是惯例或是创新,非常 cool,那三个授奖的家伙,比赛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人看,却在数万人甚至数亿人面前戴上桂冠,想必是一生难遇和难忘的经历。这让我想起几天前《锵锵三人行》里谁再说,其实真正体现奥运精神的运动项目,是马拉松。然也。

再后来嘛,冗长无趣的领导人们发言就不提了,如果此时,就在此时,圣火优雅地熄灭,胡爷爷宣布,孩子们,完事了,回家睡觉去吧!……那些没玩够的,一起留下来跳舞好了。

如果这样,恐怕是更完美的结局,那些什么搭人梯啊,等飞机啊,看地图啊,show 明星啊之类的统统省去好了,还省点钱,——只是,英国人的那八分钟“大家都在等着上巴士”那节务必留下。

好歹,奥运会完事了,这七年来我们每一刻每件事情都是为了它,今后七年甚至七十年北京将成为不可超越的高度,现在,全世界人民终于可以跟中国人民一道喘口气了。但是,孩子,接下来,往何处去?

 

PS.

今晚收到一份礼物,DG 同志专程从 Amazon 上买了一本书给我看(也不知到底是送还是借),是 George Orwell 的 Animal Farm 和 1984。这是他非常喜欢也非常推崇的书,他还特意叮嘱要我先去 Wiki 看看作者的生平以及这两篇的背景,说是可以通过他们了解到美国文化中很很重要的一部分,以及他们曾经为什么会那么恐惧共产主义……如此隆重的推荐,我决定调整我的读书计划,一旦我看完剩下的老舍小文,就开始读他们。希望我能看懂。

好了,我要继续工作了,孩子们,晚安。

相关文章

第一参加摄影比赛。第一次失败。 8月20日,也就是第九届理光摄影大赛截止日前的最后一天,无意间发现了这个以“笑”为主题的比赛,当晚就投了一张自己还颇为得意的照片去(如下)。 ...
广州,你好! 选择在一个不恰当的时机发扬风格,买了一张硬座票,结果还没上车就后悔了。还好 T97 全车16+节车厢只有两节硬座,而且这个时候去广州的人不多──准确地说是太少了...
二毛生日快乐+天津来客 最近陷入了 WordPress 之乱,没有定期查日程表,差点忘了二毛的生日! 今天坐在马桶上冥想,突然脑中浮现出某年今日一群狐朋狗友在二毛家里(当时二毛家还住...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