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有什么目的什么用?除了给无数的人带来麻烦和灾难、花费粮食和水,我还非得要像上班一样走完这一程。还不能停下来。

我当然不是带着目的来到人间的,可是,我来到之后总得找到我的方向。我没有什么方向,一直磨磨蹭蹭地被挤着推着赶着拥着走,一路摸爬滚打打翻很多名贵的瓷器。

我突然很理解那些厌世的情绪是怎么来的,面对自己万般无奈的一切,没有继续努力去改变的力气和勇气——哪怕就那么一瞬间。

就是这一瞬间,我现在多想多想跟上帝大喊一声,“球,老娘不干了!”

相关文章

拉萨平安 从 HHE 那里知道了这两天发生在拉萨的事情。 回想起刚才我们的对话,我觉得自己表现得相当冷漠,但其实并非是因为我无情,我能回想起刚才我是被我潜意识里强烈的厌恶感支配了——厌恶这种无休止无意义的争斗。...
对“九一八”和抗日战争的杂想 周末在唐宁书店看到一本书,它从日本的角度用照片记录了中日战争的那段历史。随手一翻便是“九一八”,突然有一点点乱想。 北大营里是张大帅的“精锐兵团”,半夜三更被冲进营房的日本鬼子端着机枪扫射,甚至是被...
吃月亮 看月饼 “菊花开处乃重阳,凉天佳月即中秋“。这是我一直以来对古今中外节日的看法。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的看法开始了变化——变得...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一瞬间》上有4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