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有什么目的什么用?除了给无数的人带来麻烦和灾难、花费粮食和水,我还非得要像上班一样走完这一程。还不能停下来。

我当然不是带着目的来到人间的,可是,我来到之后总得找到我的方向。我没有什么方向,一直磨磨蹭蹭地被挤着推着赶着拥着走,一路摸爬滚打打翻很多名贵的瓷器。

我突然很理解那些厌世的情绪是怎么来的,面对自己万般无奈的一切,没有继续努力去改变的力气和勇气——哪怕就那么一瞬间。

就是这一瞬间,我现在多想多想跟上帝大喊一声,“球,老娘不干了!”

相关文章

十里亭 我本打算安安静静地离开,因为一我不想惊动大家,也没有在苦情戏里演主角的经验; 第二个原因事关面子问题,是因为此事旷日持久一波三折,刀下留人的情况也发生过了,所...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
吃月亮 看月饼 “菊花开处乃重阳,凉天佳月即中秋“。这是我一直以来对古今中外节日的看法。不过,随着年纪的增长(……),我的看法开...
情歌 我现在是个爱逃避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所以喜欢在流行音乐倒映出来的世界里找同病相怜伤春悲秋或世外桃源,而流行音乐自古以来都以情歌居多。 在最近的这一个月里,我听了很...

4 關於 “一瞬间” 的評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