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有什么目的什么用?除了给无数的人带来麻烦和灾难、花费粮食和水,我还非得要像上班一样走完这一程。还不能停下来。

我当然不是带着目的来到人间的,可是,我来到之后总得找到我的方向。我没有什么方向,一直磨磨蹭蹭地被挤着推着赶着拥着走,一路摸爬滚打打翻很多名贵的瓷器。

我突然很理解那些厌世的情绪是怎么来的,面对自己万般无奈的一切,没有继续努力去改变的力气和勇气——哪怕就那么一瞬间。

就是这一瞬间,我现在多想多想跟上帝大喊一声,“球,老娘不干了!”

相关文章

士四进五(Fun Day) 我之所以摸黑在这里乱涂乱画(my blog is still unaccessable...),是因为今天是我的生日。 从今天开始,我25岁了。纯粹从数字的角...
噪音 崩溃了。 当我刚才直挺挺地躺在会议室的地板上时,真切地感觉自己如同僵尸,但僵尸恐怕还会庆幸不再会有痛苦的感觉。 真的没有力气再支撑下去,身心都已经接近极限。...
八月十五日祭忠魂 初听说8月15将全国默哀,我还有些暗喜。后来弄清此是为不久之前的甘南天灾的罹难者默哀——希望不幸的人们能安息——不禁有些失望,因为这一天本有至少同等值得纪念与哀...
牢骚牢骚 这里最后一篇文章的日期写的是 9 月 22 日。久违了。这两个月来说忙也忙说乱也乱,另一个没有更新内容的原因是我工作的机构的 IT 管理政策大变,总部的 IT ...

在《一瞬间》中有 4 則留言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