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瞬间

哲学家应当多半出生不幸当中,或至少经历过,因为人生的或真或假的低谷是多容易让人胡思乱想,陷入那些永远没有答案的问题。

此刻,我面对这样的谜题。突然间,我不知道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我活这一世究竟有什么目的什么用?除了给无数的人带来麻烦和灾难、花费粮食和水,我还非得要像上班一样走完这一程。还不能停下来。

我当然不是带着目的来到人间的,可是,我来到之后总得找到我的方向。我没有什么方向,一直磨磨蹭蹭地被挤着推着赶着拥着走,一路摸爬滚打打翻很多名贵的瓷器。

我突然很理解那些厌世的情绪是怎么来的,面对自己万般无奈的一切,没有继续努力去改变的力气和勇气——哪怕就那么一瞬间。

就是这一瞬间,我现在多想多想跟上帝大喊一声,“球,老娘不干了!”

相关文章

八卦一则 之前数周来昏天黑地的瞎忙总算迎来了今日的“盛典”,而活动的“成功”使得我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终于可以放假,之后至少半个月内我终可以稍稍喘口气休息一下了。 ...
1…2…1…2…1…2…3… 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这些数字的时候会想到“以前听过的一个黄色笑话”,反正在得到提示之前的几个月时间里我都没有如此联想。事实上,这些数字...
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

在《一瞬间》中有 4 則留言

jj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