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不顺

已经三个多月了,我那所谓“送修”的手机就像送命一样下落不明,而自从这手机坏掉之后到现在我一直霉运不断。

前天去工厂,同去的那位泰国人说他儿子两个星期(后来证实是我误听,其实是两个月)前感染了H1N1流感,然后从当天晚上到现在我就发现嗓子不舒服、鼻塞流鼻涕——有轻微感冒症状……希望我只是巧合地感冒了。

然后昨天去深圳,在公寓乘从11楼电梯下楼时电梯坏掉了,门打不开,过了一会自动往上升,停也停不住,再后来才又在19楼莫名其妙地自己停下来。印象中,这是我第一次亲自遇到电梯故障。

昨晚11点从深圳回到广州东站,门口等出租车的队伍史无前例地长,迤逦地直奔出站口,而出租车以大约每两分钟一辆的速度进入候车区。毅然决定步行出东站,平日水泄不通的马路现在空空荡荡,可以直接当人行道用,一直走过中信,走到锦汉天河客运站,空荡的马路上试图拦截出租车的人仍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地守在路边……谢天谢地,最后找到一路唯一运营到十一点半的公交车,才终于避免了充满怨气的步行旅程。(不过说真的,这件事与其说我倒霉,不如说广州 SUCKS!)

R0010892

而之前一星期我使用的联通的宽带也莫名其妙地坏掉了,在放假前最需要上网的时候,维修人员反反复复来了几次,直到前天才算完。

这些还不是全部,大大小小的糟糕事不断袭来,而这只会不断强化更糟糕的心理暗示。唉,何时才是个头!

借着这股歪风邪气,我有理由怀疑我如果坐火车火车会出轨坐飞机飞机会坠毁…… 或许我只有赶紧把手机就回来才能终结这一切?

阿门。

相关文章

以钱穆为先生 此篇及往后数篇本应是追记余赴桂林阳朔行程,以及未竟之乳源之行等等,但现插入一篇,因深恐此刻之体会被错过。 余近来多看闲书,其中有三联所印钱穆先生《八十忆双亲/师友杂忆》一本,此刻尚未读完。当心中有波...
話題與曆史 不少網上論壇曆史版塊中的話題充斥著轶事奇聞,比如“李莲英是怎样给慈禧太后洗澡的”、“古代皇帝的情色图片”、“周总理生前想见的最后一个人是谁”、“毛泽东:贺子珍是对我最好的一个女人”、“风流大唐-李...
四舅的解脱 今天中午收到噩耗,四舅昨天晚上因病去世了。 他去的很疾,说是肝和肾方面的病,可能是急性肾衰竭。而且就在昨天夜里,他被送去火化了。因为他死在异乡租来的房子里,我外婆和二姨可能还要在那里住,...
fun [1982, 2007) 这是我生命中的第三个狗年,眼见着就要结束。料想这一辈子也没几个狗年,这样就放走了它有点可惜,于是便有了下面这些文字,用来纪念我的年轻时代。 1982-2005 最自豪和骄傲的:家庭教育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