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餘飯後

下午從佛山的工廠回到廣州後,同行的同事相邀一齊吃飯(屬挖資本主義牆角的行為),拗不過便去了。本以這餐與平常填飽肚子的行為並無不同,但事後發現這反倒是我今天最有收穫的一件事。

這席閑談是從他問我對于未來的規劃開始轉變的,在我淺淺地表達了我的理想主義之後,他給我“上了一課”。讓我受教最大的莫過于他提到了“角度”——對于同一事物,如果你是一個學生,是現在的你,是一個管理者,或者是一個站得更高的人,你的看法和考慮會不同,因為你的角度已經變化了,你的視野也跟著變了。往往你站在越高的位置,便越容易獲得更廣闊的視野;而若要對事物有更深更廣的認識,你常需要嘗試比現在更高的角度——就我而言,他的意思是我需要先嘗試往管理者去發展。我知道這話並非驚人之語,可有時候金子閃閃發光,也只不過因為它在正確的時間站到了正確的地方。

憑我一貫的想法,我是抵制成為管理者的,更絲毫不想成為任何老大。一方面我對自己的領導能力有自知之明,另一方面是個性使然——討厭鬥爭與政治,只希望與世無爭地做些實事。他這番話雖不至于立即激發我的進仕之心,但卻給了我另一個角度來看待進入“管理者”行列對一個人的意義。我不需要權力,但我渴望更廣闊的視角,以及能更有深度的思考。

他不是第一個這麽跟我說的人,但自從離開Lucy之後,尤其是近一年多,我便沒有了直接的強大的精神導師,也少有人能夠這樣與我交談給與我啟發(當然,我也很少與人談話)。我的職業生涯於是正處于消沈的階段,對于工作已少有鬥志,遑論激情。對于一個年輕人而言,這是很危險的,而他這番話畢竟讓我警醒。

GRD2-20091208-R0011910而更讓我吃驚以及反思的,是說這席話的老兄,平日裏在我看來(或者我們革命同志中的大部分看來)思想單純,少有個人想法而易隨大流(此處非指工作,工作上此君頗有創見),還多少有點自我感覺過好的一個“富二代”公子哥兒。現在必須承認我恐怕錯看了,至少需要重新認識他。今晚此君的一席談話,響亮地打了我一記耳摑,讓我認清原來我所生活的範圍正越來越窄,世界越來越狹隘,所以自視也越來越高,反倒盲目地把旁的人看低了。懸崖須勒馬。

其實不太久之前,我的十二太公也語重心長地誘導我要多學點真本事,並設計些規劃,為未來做打算。言之諄諄,我當時也很激動,可現今再看我這廂仍然風平浪靜,那些沉甸甸的話連過後連漣漪也尋不著了。今天再又受教,明天會怎麼樣呢?

我該怎麼辦?

相关文章

反思,混乱地反思 钱穆先生的书读了越多,我对西方思想与价值观——尤其是西方思想与价值观的侵略——渐生反感,甚至是抵触。如果不加以控制,很可能会成为另一种偏执。 可刚好我从事的工作正是往中国输入一种西方西方的价值观...
英雄们的年关 又是年底,很多人又开始例行公事地关心起民工来,包括那些平常死命地和臭臭的家伙以及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保持距离的先生女士们。我倒是时常都记着他们,只不过因为有句话叫“无论你觉得自己有多悲惨,总有人比你更可怜...
关系 刚才看了中央二台的《赢在中国》节目。今天有一位做VoIP项目的选手在陈述他的商业计划和他的竞争优势的时候特别强调了他的“关系”——与网通高层的非常有影响力的关系。在评委点评的环节马云等在对这位选手充分...
刚才和家里通电话,正式把我辞职的消息告诉了他们。反应并没有超出我的预期,我可以分明感觉到爸爸妈妈的不解与不安,甚至是惶恐。我辞职的决定在他们看来仿佛是跳火坑,而他们也因此处于一种眼看着我往火坑里跳而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