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州环海记」D8 兴隆至龙滚 62KM

我此刻正在龙滚镇华侨医院里打点滴,已经不大记得白天的事情了。昨晚可能吃了不新鲜的肉,早上起来肚子就感觉难受,而且这难受的感觉持续了一整天,直到现在。

早晨九点半左右才出发,继续向北开伐。从出发不久开始直到晚上吃饭时,今天很频繁地遇到迎面而来的三五成群的骑行者,我每一次都会挥手打招呼,但他们中的很多人似乎热情不高,甚至不太礼貌。而且很巧的是,今天从万宁上了一小段高速,看到对面几位骑士中领头的那位是和我同船来海口的那位广东人,勉强也算见到熟人了,只不过他一直低头骑车没看到我。

从离开三亚起就常看到骑行队伍,可像我一样从南往北走的傻瓜唯独我一个,因为恐怕没有人愿意顶着这么大的风骑车吧。今天的风比昨天更大,我只能用举步维艰来形容——风最大的时候我甚至没法稳定控制方向,以及下坡时仍然需要努力踩…每当我看到路边树林的疯狂舞蹈时,我的心都凉了。我觉得我不是在骑车,而是在和大自然对抗。

更糟糕的是,除了大风,我的身体也开始掉队——除了一直难受的肚子,我越来越感到身体发虚畏寒,渐渐力不从心。直到后来我才意识到不停迎面吹来的风可能也是帮凶,赶紧换了一件厚些的衣服,并服了一剂霍香正气水,情况稍有好转,但恐怕为时已晚…

到下午三点多时,到了龙滚,我不得不决定住下休息。找到一间巷子里可能比较安静的旅馆后,就直接洗澡睡觉了。在一边发汗一边发冷中睡到晚上七点多,起来去吃了饭,然后就来到了这里打点滴。我其实对医院的责任心是心怀疑虑的,可这镇上唯一的一间诊所已经打烊,只能来这里听任摆布。检查结果是没有发烧,只是扁桃体炎——这与我自己判断的大相径庭,而诊治手段也是无悬念的打点滴…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在2010年的最后一天,我一个人在这从来没听过的镇上的医院里度过,而且与我莫名其妙的病一起,真是奇妙的体验啊!另一方面,在我只差不到两百公里就完成我的海南环岛骑行的时候,我“病倒”了。明天的风很可能不会比今天小,而且强冷空气南下对海南天气的影响我今天已经可以依稀感觉到了,明天我的身体能恢复到什么程度呢?我还能坚持完成这最后一程吗?…我多不希望我带着遗憾离开啊!

各位朋友,我在这奇妙世界里遥祝你们元旦快乐,身体健康!

【费用】
餐饮:23
住宿:35
医药:48

相关文章

#三山行# D9 紅坪鎮至南陽鎮 87km 「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 本想繼續遊山攬勝,可惜天無成人之意。霪雨霏霏,任你更上一層樓,自有浮雲遮望眼。冷雨還把人趕回旅館,開著電熱毯蜷在被子裡。遂提前下山。...
#三山行# D7 野人谷鎮至紅坪鎮(神農架) 68km... 離紅坪二十來公里,在穿過一條兩公里長的隧道後,之前平平無奇甚至略顯平庸的沿途風光陡然一變。 森林顯然更「野」了——從植物的複雜、穩定程度,想必是進入了森林演替...
#南北穿越# D16 榮市至清化 140km 騎了大概八小時,到達清化。清化市中心有一尊黎利的塑像。黎利何許人?一查,原來是發動藍山起義,使越南從明朝獨立出去的清化好漢。 這幾天,當我遇到交流困難時,我就...
#三山行# D11 巴東縣至大支坪鎮 81km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下午五點的時候,仍在爬坡。當時海拔在1600米左右。雨還未停,天光漸黯,雲霧卻越來越濃。之前經過綠蔥坡的時候,鎮子如同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