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西」Deepak

Deepak是昨晚最後一程火車上認識的小夥子的名字。

把他的名字作為今天的關鍵詞,是因為若非有他,我的Ahmedabad之行不一定就糟糕,但肯定不會現在這麽令人難忘。他的出現,幫助我昨天絕望沮喪到極點的心情得以在今天實現一百八十度大回轉,讓我對旅行重又充滿了期待。

不過,當我此刻再回顧今天的一切和昨天的一切,昨天那曾「想死的心都有」的煩悶和今天的輕松愉快,其本身都不再那麽地色彩鮮亮。~我其實想說的是,無論如何痛苦或是歡喜,旅行中的情緒在過去之後只是一種讓你熟悉的體驗,他們抽象之後會成為你的生命和人生的一部分。過後他們給你的情緒起伏或許已經無比輕微,但你卻永遠無法忘記那段旅程。

而且,就像全北現代一樣,即使輸了兩個一比五,一樣可以翻盤。你不會知道明天是什麼在等著你。

今天的活動只有兩條主線:第一條是和Deepak碰頭,第二條是買一張電話卡。

因為早上Deepak把原定見面時間從9點改到12點,我便見縫插針地去搜尋SIM,順便逛街。

在火車站附近,我循著震天的音樂聲往前搜尋,先是看到一隊停在路邊的裝飾著各種佛像與佛教圖畫的汽車,因為這是我進入印度以來第一次見到佛教有關的東西集中出現,便在想今天會是什麽節日。可震耳欲聾的歡快樂聲並不是他們發出的。

馬路對面,一群人在載歌載舞地牽引著一輛裝有大喇叭的機車,正從巷子裡的清真寺出來,後面有一位穿白衣騎白馬的男子……他們才是音樂的源泉。我便靠近去想拍張照。只剛剛用手機拍了一張,隊伍便來到了面前,立馬有人過來把我拉近隊伍,示意我跟他們一起跳舞,然後一群人又把我圍在中間跳舞……受到歡快氣氛的強烈感染,我便跟他們盡情high在一起。他們還有人給我拍照,一下子我第一次感覺到是不是當老外也是有好處的~這是今天第一件好玩的事情。

我下午把這個詞和這件事告訴我的印度朋友,才知道他們正在舉行一個婚禮,上午碰到他們時是準備去迎接新娘的。

頓時我為自己意外地參與到一場當地婚禮中而感到驚喜。雖然時間太短沒有機會留存什麼影像,這種經歷和體驗卻肯定會長久生動地存在於我的記憶中,勝於任何照片。

第一天時因為不知深淺而且一直坐車,相機都沒有出過背包;第二天在在邂逅這場婚禮活動前我是準備了相機的,但為了不使我本就突兀的形象愈加引人註目,我又把相機收起來,並且後來幾乎再沒有用。

在這裏的兩天,每天所見所聞的種種讓我應接不暇,每天撲面而來的一切新鮮的體驗,如果要拍下來,我恨不得把每一幀都留存住才行,否則無論看照片或是聽我蹩足地講故事,你都很難真正地體會,這一切有多麽地不同甚至奇特。

後來繼續亂走,過了一道古城門,便進入一條繁榮的貿易街。

這裏像是穆斯林主導的地盤,店鋪林立,招牌很少出現英文,關鍵是在絕大多數商店銀行都不開門的週日,這裏卻照常營業,熙熙攘攘,好不熱鬧。穆斯林難道真是為商業而生的?

終於在這街上找到一間賣手機和卡的鋪子。昨天說過,印度在一些恐怖事件後特別緊張,各種安全防盜很嚴格,執行得也好,即使如這樣的小店,他們仍然是要求我提供護照、中國住址、印度住址,以及護照尺寸的照片。看來照片是無論如何過不去的坎了。在我和店主溝通時,如同其他絕大多數你時候,總有群眾圍觀,甚至還會和你插話聊天。這時圍觀的一位胖乎乎的穆斯林小夥子叫上他的瘦瘦的同伴,說要有摩托車帶我去找相館。說實話剛開始我本能地產生過疑慮,但後來事實證明我多慮了,古吉拉特人的熱情好助名不虛傳!

坐著他們的摩托,於是也成了Ahmedabad洶湧澎湃的狂亂的摩托交通潮中的一朵浪花。我提心吊膽地享受著這份刺激。

他們像不少印度人一樣,對中國的功夫很有興趣,問我功夫是不是一個人能打十個人之類的問題~當我被一前一後的夾在摩托車上被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你覺得我會說什麼?「嗯,差不多吧,就算沒有十個也有七八個吧」,「嗯,我也會一點」……哈哈

因為週末印度商店大半打烊,找了兩家才找到一間相館。一進去我先用英語詢問,瘦小夥止住我,用當地語言去跟老闆詢問和幫我砍價,最後結果80盧比8張照片5分鐘可取。在等照片的空擋,他們想請我在旁邊的茶攤喝奶茶,我接受了邀請但堅持付了錢,3杯茶15盧比。按照他們的方式,把茶從杯子裏倒到碟子裡,用碟子喝。這是一次非常開心的上午茶,不光因為奶茶很好喝,更因為這段機緣。之後不知是不是他們奶茶配套的習慣,或只是想還禮,他們想請我「吃」煙,Thanks, but no thanks,我象征性地拿了幾粒薄荷糖作罷。

在旅行的時候,無論國內或是國外,我都曾想深入當地的生活,而不想只獲得觀光客的體驗。這並不容易,語言是首先需要突破的障礙,更重要的是你的心態。當懷著不同的動機,即使做相同的事情,結果也常常逈然。我從不想把自己和當地人劃分得很清楚,我試圖按他們的方式做事,吃他們的食物,尊重他們的種種不同和嘗試理解背後的緣由,可即使這樣,想要讓自己的遊客身份被「消除」,仍然很難,可能需要很長的時間,以及一些運氣。

之後我終於和Deepak以及他的女朋友在Ahmedabad新城接上了頭,也終於買到了電話卡,重新回到網絡世界。

我們先是在一間洋氣的咖啡館聊天,海闊天空地。我說過Deepak的世界很寬廣,對很多東西也有自己的看法,他們並不了解中國,比如中國和香港的關係,中日的戰爭等等都沒有認識,但他們是好奇的。就好像上午我在旅館前台,一「閑」人又主動來和我聊天,當知道我來自中國便打聽一些中國的情況,他的一番解釋讓我很驚訝,他大意說我們(比如中國的印度)很不同,但世界上的知識是相通的,所以我希望通過這個和你們聯繫,我從沒去過中國,但通過和你聊天,我就會增加對你的國家的了解,增加我們的聯繫。這是一個多麼了不起的觀點!可惜上午趕時間所以沒有繼續探討。

Deepak也有類似的好奇心,按他的說法,當然應該了解身邊的世界。我們在這個下午分享了世界。

他的女朋友跟她不同,或者說就是一個典型的女生應有的樣子,不太關心和了解我們說的,但一樣有好奇心,關心比如中國是不是有可以買到便宜衣服和其他東西的市場。她的英文略不及,Deepak常常充當翻譯,一個自己添油加醋的翻譯。

後來我們一起出去吃古吉拉特的特食,在街邊小吃攤。後來他們說,他們自己其實不常在外面吃,因為不衛生,另外所有的東西家裡都能做,而且質量只會更好。而且街邊小吃也有一些肯定不能吃的東西(衛生原因),我只能慶幸好還好目前為止沒有踩雷。

後來我們還一起騎摩托出去,他們都不是恪守傳統的人,可即使這樣,兩男一女騎一輛摩托在這個地方都不是一間普通的事,於是她用她的頭巾遮住了面孔還帶上了墨鏡——如其所言,頭巾的作用不只是遮陽,還要防止被親朋好友認出來被爆料到家長那裏,可一旦被遮住,原本很多不能做的事情也就沒有太大的所謂了。蒙面女俠坐在最前面掌舵,我坐在最後,這樣風馳電掣在街上招搖,據說也不是常見的事,可既然遮住了臉,我們的女俠反而很樂意成為關註的焦點。

三點多我們各自散去,說好6點再碰面,一起去吃飯,去耍,9點之後女生回家我們再去耍到11點。計劃是很好,不過更上午一樣,計劃又變了。6點多我和Deepak接上頭,他騎車帶我去他認為值得看的地方四處兜風,一路講解。傍晚時分印度人似乎也蠢蠢欲動,街上交通特別歡樂,公園門口甚至排起長隊。我們在他原來的學校附近,找到「超棒」奶茶的路邊攤,茶攤似乎也是周遭學生的一個社交據點,停著無數摩托車,熱鬧非常。這奶茶確實真的很好喝,而且有他特別的姜的味道。

後來他爸爸打電話給他,說今晚他奶奶去德裏,要他回去當司機送奶奶,於是他給我找了一輛Tutu還堅持付了錢,我們便各自散去。原來的計劃也就這樣沒有了,我沒有絲毫怪罪的意思(更沒有理由),說這事只是覺得印度人的計劃似乎不一定要非常靠譜。

這是到印度的第二天,和第一天的痛苦形成鮮明反差的是今天各種令人驚喜的遭遇,而且必須再次提及Deepak,向他表達我深深地感謝。

印度就是這麽一個神奇的地方。不過我也給自己潑冷水,我知道旅行不可能總是那麽走運,也許明天,我又會落入萬劫不復的世界。誰知道?

明天將按照Deepak替我擬訂的計劃前往Goa,明天會有什麼等著我呢?

雙手合什。

相关文章

《徽州之龍遊道中》詩三首 之一。第一日,(安徽)黃山市至()淳安縣浪川鄉,95km。 源芳盡頭千仞壁,新安展處萬頃波。 璜尖回顧登臨路,唯見莽莽林與淵。 注: 「源芳」系源芳溪,位於徽州南,南自南而北流,最終匯入...
「臺灣周遊記」 升帆 解纜 右滿舵 雖然已不是第一次去臺灣,雖然天氣預報裡傳來的都是臺灣的壞消息,但心裏還是有些小激動,就好像小學生期待春遊,因為對於大陸的單車旅行者而言,想必拉薩與臺灣都是必答題吧,我要開始去考我的50分了。 但是美...
西游记:序 2009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之间,在青藏高原东北部做了一次长途旅行。严格地说,这并不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旅行,相反,仓促的准备为它带来了不少波折与意外。呜,波折与意外也正是人生中的一部分吧。...
#左行長白雲# 之始 在數以千年計的漫長歲月裡,從台灣出發的南島語系民族不停向東探索太平洋(此說較受公認)。在大約西元13世紀,南島語族的波利尼西亞人發現了新的島嶼,並開始定居。他們把該島命名為Aotearoa(不確定當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