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張床,旁邊同樣並列兩張椅子,一張小茶几,幾乎是全部傢具了。西北向有一個門戶敞開的陽臺,躺在床上往右一偏,就能收到從陽臺吹進來的風,看到對面街的樓房,聽到樓下街道的「市聲」。

今天只幹了兩件「正事」:寄了幾張明信片,以及訂了明天晚上去Pune的夜班巴士。

Pune是孟買南邊不遠的一個小城市。放棄了繼續南下的計劃後,我其實很不甘心,所以打算在回到孟買之前能再試試我的運氣。Pune是什麽樣的地方我所知極少,她會更像Ahmedabad還是Panaji呢?

我剛到Panaji的時候想,如果非要用一個既有坐標來比照的話,她些許像廈門或者廣州,因為這裏也很多騎樓和窄窄的街巷。今天我把這小鎮走了個十遍八遍之後,覺得她其實很像歐洲小城鎮——這裏的「像」是中國畫所說的像,而不是西洋油畫的像。這裏的曾是葡萄牙人的地盤,小小的樓房林立,隔不幾個街區就有一個公園、綠地或是遊戲場,而且雖然並沒有那麽現代化,但商店、國際連鎖、汽車(對,汽車,即使Ahmedabad那麽大的城市,其實汽車卻很少,街道主要由人和摩托車佔據)、高級賓館、咖啡館,書店、甚至藝術廊,凡是你能想到一個城市應該具備的她基本都有了。

不知道是因為這樣所以那麽多西方人願意來,還是因為很多西方人來了所以這裏成為這樣。但對我來說,雖然這地方很整潔、便利甚至洋氣,但是我卻開始有點懷念那個看起來臟兮兮亂哄哄卻特別有生活氣息的Ahmedabad了。

這裏上午十一點到黃昏期間炎熱無比,我只能躲回旅館房間補之前的遊記,也算是今天有成果的事情。

日落後,沿著海岸線向西,往阿拉伯海走去。因為是入海口,沙灘很狹長又逼仄,但很安靜,水面以上只幾艘張燈結綵鼓樂喧天的遊船,頗有點「鳥鳴山更幽」的味道。入海口消失在前方,然後從海平面上升起滿天星光。這是今天最明媚的事情了。

雙手合什。

相关文章

「臺灣週遊記」 D10 鹿港至苗栗 90公里 因為自己工作的疏失,這兩天興致大減,今日尤甚。多虧得到同事鼎力襄助,事件應該很快可以結束,但真是很讓人沮喪,因為明明早就完成的工作,但我竟然忘記了截止期,沒有在休假前把一些數據複製粘貼出來發送給瑞典人...
#解導的錫蘭遊# D7 新年快樂 你好,2016! 因為科倫坡與北京兩個半小時的時差,我此時此刻仍在印度洋之濱,等待著新一年的來臨。和我一起等待倒數的還有熱火朝天的現場跨年演唱會,還有手舞足蹈的觀眾。 這一定是我最近五年來...
「穿滇入藏」D1 大理火車站至龍龕村 106km... 清晨五點差三分,當我在大理火車站外將車和行李整備妥當,碼表歸零,記下當時的總里程數(5441km),那個時候一彎下弦月仍然高掛在漆黑的天空。我就從這裡開始了這次穿滇入藏的旅行。 照例,這樣的長途...
#三山行# 臨行絮語 三山者,秦嶺、大巴山、巫山是也。此三山之行,刻將從西安出發,越三山,次安康、神農架,涉長江,而終於恩施。全程逾兩千里。 這幾條山脈——尤其秦嶺——以其險絕或綿綿,不光分隔了中國的地裡、氣候、自然生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