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掛著實用的吊扇,空蕩的房間正中並列擺著兩張床,旁邊同樣並列兩張椅子,一張小茶几,幾乎是全部傢具了。西北向有一個門戶敞開的陽臺,躺在床上往右一偏,就能收到從陽臺吹進來的風,看到對面街的樓房,聽到樓下街道的「市聲」。

今天只幹了兩件「正事」:寄了幾張明信片,以及訂了明天晚上去Pune的夜班巴士。

Pune是孟買南邊不遠的一個小城市。放棄了繼續南下的計劃後,我其實很不甘心,所以打算在回到孟買之前能再試試我的運氣。Pune是什麽樣的地方我所知極少,她會更像Ahmedabad還是Panaji呢?

我剛到Panaji的時候想,如果非要用一個既有坐標來比照的話,她些許像廈門或者廣州,因為這裏也很多騎樓和窄窄的街巷。今天我把這小鎮走了個十遍八遍之後,覺得她其實很像歐洲小城鎮——這裏的「像」是中國畫所說的像,而不是西洋油畫的像。這裏的曾是葡萄牙人的地盤,小小的樓房林立,隔不幾個街區就有一個公園、綠地或是遊戲場,而且雖然並沒有那麽現代化,但商店、國際連鎖、汽車(對,汽車,即使Ahmedabad那麽大的城市,其實汽車卻很少,街道主要由人和摩托車佔據)、高級賓館、咖啡館,書店、甚至藝術廊,凡是你能想到一個城市應該具備的她基本都有了。

不知道是因為這樣所以那麽多西方人願意來,還是因為很多西方人來了所以這裏成為這樣。但對我來說,雖然這地方很整潔、便利甚至洋氣,但是我卻開始有點懷念那個看起來臟兮兮亂哄哄卻特別有生活氣息的Ahmedabad了。

這裏上午十一點到黃昏期間炎熱無比,我只能躲回旅館房間補之前的遊記,也算是今天有成果的事情。

日落後,沿著海岸線向西,往阿拉伯海走去。因為是入海口,沙灘很狹長又逼仄,但很安靜,水面以上只幾艘張燈結綵鼓樂喧天的遊船,頗有點「鳥鳴山更幽」的味道。入海口消失在前方,然後從海平面上升起滿天星光。這是今天最明媚的事情了。

雙手合什。

相关文章

#左行長白雲# D3 瓦納卡至奧瑪拉馬(Omarama) 118km... 賣家秀裡的新西蘭終於出現了——晴空萬里,朵朵白雲。這邊的老天爺真是喜怒無常。 昨天晚上雨就漸漸停了,半夜帳篷外悉悉索索地響,我還以為是老鼠來偷糧食,原來卻是刺...
#青隴行# 從臨夏開始 臨夏,古時候叫枹罕,也叫河州,地處青藏高原與黃土高原交會處,是古代絲綢之路、茶馬古道和唐蕃古道上的重鎮。 這一點從她現在的環境就可以看出來,在城西北不及百里,...
「只是向西」寫在出發之前 我常說不喜歡有劇本的旅行,實際上我的旅行也常常不是“從容”的,不過亂成今次這樣,也算是空前了。 我現在機場,準備飛往孟買,但對於目的地我所知甚少,為了這次由一...
#南北穿越# D12 Lăng Cô至承天順化 72km 承天順化,亦稱「富春」,今越語稱「化」,原屬中國日南郡象林縣,漢獻帝時占婆人獨立,佔據此地,並以此為漢界。後由越南佔有,自西山朝、阮朝時(約西元18世紀)定為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