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的價值觀。其價值觀中一重要部分必爲「不可汲汲營營僅為私利謀」。

以此關照今日社會,百年前清人所謂「民智未開」的看法仍可成立(至於社會組織結構之缺失與不匹配暫且勿論)。民主雖大勢所趨,但苦於接收無主。縱使明早「民主」驟然降臨中國,則無非是少數「公知」與多數「腦殘粉」的短暫狂歡。之後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今批評既盛,自我批評未嘗可少;理性興起,則建設性更不可缺。不可惟論歐美如何如何,而罔顧實情。應深知,民主絕非目的本身,民主只是一種可能的較好的方式。

故此,若有「濟世良方」,則仍在教育,教育也絕非限定於學校。只是百年樹人,豈是急功近利者所望?他日中國有「真民主」,教育定可記首功,且其形制必不同於今日之歐西,必為賢國人摸索創製之適應我廣土眾民之「新」制。

 

相关文章

上海旧梦 9月13日到15日我在上海。官方行为是参加ACFTU的一个年会,或者准确地说是给来自全国各地的工会的头头同志们培训CSR。官方活动没什么意思,在此不表。事实证明...
日式华堂 知道华堂商场(Ito Yakado)是因它在离我不远的小营有一家店,去过几次,后来在西直门也开了一家分店,印象中在十里堡还有一家华堂但是没有去过。华堂的商场倒还...
姐姐的身份 今天是 5.1 以来我第一次出远门──之前我还是去过两趟超市的,听到了一个让我感动的小故事。 有一个弟弟,上大学时本想去深圳(?),后来在姐姐的劝说下来了北京...
李银河的老鼠 知道李银河(bio)是因为王小波,但她从80年代开始对性、同性恋、虐恋等性学问题的开创性(?)的研究对中国社会和知识分子的影响并不亚于她的爱人。在我看来她是一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