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關於「民主」

一健康的民主社會(或任何社會)必以紀律爲基礎,無論是法律或道德律。作爲其社會成員,即便你認爲規則不妥,也不能自設「規則」隨意行事。

民主社會或還需要多數人民具有一定的智識水平,并抱有共同的、固定的價值觀。其價值觀中一重要部分必爲「不可汲汲營營僅為私利謀」。

以此關照今日社會,百年前清人所謂「民智未開」的看法仍可成立(至於社會組織結構之缺失與不匹配暫且勿論)。民主雖大勢所趨,但苦於接收無主。縱使明早「民主」驟然降臨中國,則無非是少數「公知」與多數「腦殘粉」的短暫狂歡。之後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

今批評既盛,自我批評未嘗可少;理性興起,則建設性更不可缺。不可惟論歐美如何如何,而罔顧實情。應深知,民主絕非目的本身,民主只是一種可能的較好的方式。

故此,若有「濟世良方」,則仍在教育,教育也絕非限定於學校。只是百年樹人,豈是急功近利者所望?他日中國有「真民主」,教育定可記首功,且其形制必不同於今日之歐西,必為賢國人摸索創製之適應我廣土眾民之「新」制。

 

相关文章

学车记 没能按照计划借到车,本以为学车的事要黄了,可是车票也没能按计划搞到(OMG!今年到底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坐火车的人!),于是,悲剧又变成喜剧,成全了我与汽车的一段...
他向伤害他的人道歉了 他道歉了,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以及因此伤害他(们)的人。 可为什么呢?有人用非法的手段把他私密的东西偷走,然后四处散发。即使是四处散发,也并不意味着这些东西像 ...
碎碎念 咩咩 误打误撞地第一次看《快乐女声》就看到了包小柏因为曾可疑而退赛,之后曾可疑反而一发不可收拾,一个人的光彩大过了所有《快乐女声》。 曾可疑用颤抖的声音...
九月十七、十八日记琐事 最近在闹大台风,所以常常风雨交加,来去无常。 广州这地方,平时天气糟糕空气也脏,可每到台风将至,天气会异常地好,空气也透明一般,如同回光返照(反过来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