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1 大理火車站至龍龕村 106km

清晨五點差三分,當我在大理火車站外將車和行李整備妥當,碼表歸零,記下當時的總里程數(5441km),那個時候一彎下弦月仍然高掛在漆黑的天空。我就從這裡開始了這次穿滇入藏的旅行。

照例,這樣的長途旅行開始之前應當有一篇「序」,陳述目的動機行程目標云云,但這次旅行就如同其倉促的準備一樣,突然開始,以至於我都沒有時間來例行公事。穿滇入藏的想法出現已經有年,最初是因為我很欣賞一位臺灣的「帶著工作去旅行」的單車旅行者(BTW,數月前他在進行環球騎行至智利時被洗劫一空,不得不終止計劃。可憐~),讀他騎車從廈門到拉薩並西寧等等的遊記,我深受鼓舞與感召,於是開始騎車,當年便環了一圈海南島,當時我的目標是像他一樣孤身騎到西藏。動機在後幾年裏少不得做加減法,現在想法很簡單,目標從大理到日喀則,我就想去看看這路上到底有些啥~

真正下定決心今年上路恐怕只是去年底的事情,點點滴滴地做了些準備。到最近一兩月的關鍵時刻,工作還有各種雜事卻完完全全地把我所有時間佔據了,連續的出國出差加班等等,在至少一個月都沒有好好睡過好覺的情況下,匆忙地來到了昆明。

本來計劃在昆明遊覽,權作休整與倒時差,可昨天卻花了半天在西山進行叢林穿越(字面意思,沒誇張~),很難說目的達到了。

今天環洱海也是以休息和「適應性訓練」為目的的,但最終計劃又變了。

清晨趁著黑夜從火車站轉向有路燈的大麗路,擬順時針環海。一路上陪伴著日出,眼見黑暗的東方微微透露微藍的曦光,漫天的星光漸漸隱退不見,雲影卻愈發峻峭,接著曦光中暖色越來越重,很快變成一片緋紅,在紅藍灰色的鋪襯下,主角出場了,才完成這場驚豔的儀式。

七點多天亮後,在喜洲吃過三遍早餐(喜洲有一株高大的榕樹,樹頂棲滿了白鷺,把我驚呆了~),然後轉向了環海西路,正式與洱海親近。洱海西邊所見的一切都很美好,很讓我興奮。除了毫無意外的通透的空氣,這裡所有事物的色彩至少飽和度+1了,濃烈鮮豔奪目。

但騎到海東時一切都變了,被寄予厚望的洱海東線辜負了我。所見很難稱為景色,滿目黃壤,連棵樹都不易得,山坡光禿禿,只有生癩子一般不均勻的人工林和大棚突兀著。雙廊和挖色遊人如織,建築工事灰塵僕僕。再加上一路強勁逆風,我已經沒有興致再繼續環海了,原本兩天環海的計劃變成轉了3/4圈之後從羅荃坐船回到對岸。

海風拂面、濤聲充耳、偶見三兩白鷺掠過海面,三個多小時等船的時間是略帶提心吊膽的愜意。雖然代價不菲,乘船橫穿洱海也是不錯的體驗。

回到海西,找到了TX經理的尚未開展的高大上客棧落了腳。

此刻,我們正躺在二樓的天台上,欣賞暌違已久的璀璨星空,而且,我看到了記事以來第一次見到的流星!

如同所有的旅行,第一天就這樣在計劃與變化興奮與失望中結束了。

[是日消費]
餐飲:16.5
交通:80
醫藥:4

20140622_122934976_iOS 20140623_044056204_iOS 20140623_103626152_iOS 20140623_021842832_iOS 20140623_011836822_iOS 20140622_221416883_iOS 20140622_222839988_iOS 20140622_223208285_iOS 20140622_214914298_iOS

20140623_112233133_iOS

相关文章

國慶出遊雜記 10月2日至6日間,騎自行車由上海出發,經常州至南京,略作遊覽後再南下,訪馬鞍山、當塗,行400餘公里。以下略記見聞及所感。 【南京明故宮】 六朝風流一去不返。若將中山陵、明孝陵拿掉,南京和其他城...
「只是向西」Deepak Deepak是昨晚最後一程火車上認識的小夥子的名字。 把他的名字作為今天的關鍵詞,是因為若非有他,我的Ahmedabad之行不一定就糟糕,但肯定不會現在這麽令人難忘。他的出現,幫助我昨天絕望沮喪到極...
#青隴行# D1 臨夏市至夏河縣 111km D1完成,臨夏市(海拔約1800米)至夏河縣(海拔約2900米),行程111km(其中有一段折返,兩地間實際距離大約在105km左右)。沿途全是緩上坡,間或有小起伏,路況較好,整體強度不算大,但也談不...
「穿滇入藏」D15 然烏 0km 我很想學習魯迅先生把今天的遊記寫成「今日無事」,因為今天實在是非常平淡與閒適。 多數旅遊者到然烏都會多逗留幾天,因為這裡的美景,還有附近的冰川。當地藏人已經可以很熟練地在各旅館、餐館和超市招徠顧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