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2 大理 16km

這是觀光客的一天。原計劃兩天的還洱海一日就「完成」,乾脆就再偷得浮生一日閑,放開來耍。

因為TX的旅館請了人來打掃,所以倒也沒有懶覺可以睡(快兩個月沒睡過懶覺了Orz)。起來先把單車的剎車和變速器仔細檢修了一下,為後面的翻山越嶺做準備。變速器撥弄了幾番,撥器的位置似乎總差那麼一點,我已經投降,想去古城找家車行幫手,甫出門卻發現原來我修好了~於是將計就計騎車去參觀大理古城。

對於一個至少有四千年信史的國家,「古城」「古鎮」本該是九州之內所在皆有,沒什麼稀罕,可實際情況是隨便一個古什麼都稀罕得很,總能吸引很多投機或投資者以及遊客。我經常會想,若干世代後,我們雷同的商業化不知道會不會給後人識別文化研究歷史時帶來些許困擾?疑惑這就是我們這世代顯著的文化特徵了?

必須提一句,古城內有座天主堂,1927年一位法國傳教士倡建。建築是白族風格,其實就是漢式木建築,但結合和教堂的形制,細節很精美,還繪有中國掌故(比如「青雲直上」),典型體現了天主教的本地化過程與方式。更重要的是建築保存較好,絕對值得玩賞一番。

出了大理古城,便去縱橫阡陌,去拜訪了無公害蔬菜之村、回民村,乘蔭於大榕樹下,或跑到海邊看當地人釣魚、戲水,聽濤觀雲⋯⋯真正的悠閒生活。

回到住處,從陽台上西眺,是蒼翠延綿的蒼山。山沒有頂,因為總被稠雲遮蓋。下午時分,陽光透過山頂濃密雲層的縫隙,筆直地斜射下若干道光芒,似乎要丈量天地的高度。當光芒投射到依山而建的白色村莊,以及正裊裊升起煙霧時,你不會懷疑他們正接受神的臨幸。

近處則是幾乎可以充滿視野的大片綠油油的稻田。(還記得我說過大理的色彩似乎都被大自然調高了飽和度麼,尤其是稻田的綠色,醉人~)風起時,稻浪翻滾,在陽光下反射出耀眼的光芒,成群結隊的不知名的小鳥兒則掠著這片綠海上下翻飛。拍拍手,你或許還能驚起三五隻白鷺飛上青天。

如果你要問我大理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什麼?答案肯定不是古城不是三塔不是雙廊挖色,我的答案是雲。這裡的雲的美法是不同的:洱海邊總是雲淡風輕,上空的雲也是很輕巧散落著,隨著和著風變化多姿伴著陽光變幻色彩;而蒼山頂上的雲總是濃密的團結的,氣勢磅礡,大多數時候似乎陰著臉,只在日出日落之際會現出微醺的紅色。難怪要叫彩雲之南吶。

有蒼山的大理是美好的,洱海的存在則讓山更有靈性。山水相互作用,才有了濃淡相宜變化多姿的雲彩。

觀光結束,今天所飽嘗的美景與美食還有情誼,應該為我明天開始的騎行提供不少能量吧。又要上路了。

[是日消費]
餐飲:10

相关文章

#武夷行# D4 (南平)建陽區至武夷山市 61km... 作為東南第一高山,我印象中的武夷山應該是令人仰止的。不過從海拔兩百多米的武夷山景區經過後,我竟有種「盛名之下,難符其實」的感嘆,也許它的美在於山水合一的靈秀,而不在於高峻吧。 順便說一句,武夷山...
#南北穿越# D12 Lăng Cô至承天順化 72km 承天順化,亦稱「富春」,今越語稱「化」,原屬中國日南郡象林縣,漢獻帝時占婆人獨立,佔據此地,並以此為漢界。後由越南佔有,自西山朝、阮朝時(約西元18世紀)定為越京,直至1945年保大皇帝遜位,胡志明以...
#左行長白雲# D1 女王鎮(Queenstown)至瓦納卡(Wanaka) 90km... 自行車本是全天候的戶外運動,雖然整日的雨水,非常不新西蘭,但也沒多少可抱怨的;到陌生地方旅行,雖不能說走錯路或迷路是家常便飯,但總是難以避免;長途旅行中,意外——或驚或喜,那更是如影隨形。將來回頭看,...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