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4 九河至小中甸鎮 127km

此刻我正在燭光的陪伴下寫這篇遊記,因為小中甸全鎮停電四天(今天是第一天Orz)。停電當然有很多不便,比如電子設備無法充電,比如我入住後必須在天黑前完成洗澡洗衣服,比如洗衣機不工作,只能手洗,等等;但也總有好處,比如剛才吃完晚飯,從點著蠟燭的昏暗的小飯館推門出去,第一眼所見的星空把我驚呆了,然後舉目四望,一下子由驚變喜地貪婪地欣賞佈滿整個蒼穹的星子。漆黑的小鎮給了我機會去發現幾乎把天空鑲得沒有縫隙的璀璨的星空——那麼多、那麼亮。太美了!

除了這星空,今天也是愉悅的一天。昨天咬牙切齒地努力是一個正確的選擇——它為今天的幸福買了票。今早一離開九河便是十公里的下坡,然後就到了昨晚當地人告訴我的平坦的二級公路。當我一邊以30-50km的時速輕快飛行,一邊欣賞左側壯麗的山谷以及谷底靜靜流淌的金沙江,昨天的不快心情便不復存在了。

今天的海拔變化大體是這樣的,從九河2600米(輕鬆愉悅地)下降到虎跳峽1900米,然後開始(痛苦不堪地)爬坡直到所謂「香格里拉大峽谷觀景台」3200米,之後就一直在3200米平台上起伏前進,直至小中甸。今天行程127km,但其實本不需要這麼多,但因為小中甸太小了(藉口~),我把它錯過了,還好發現不算晚,不得不折返回來,因此在饑餓的情形下白害我爬了幾公里的坡~

地貌也變化多端,河谷、山谷、(沒有雪的)雪山,以及高原草甸不一而足。最奇妙的是,從憑空出現的吉達姆草原開始,直到目的地,大自然好像突然換了一副風景——換成了西藏風味的風景,似乎用那美得發不出來的聲音在提醒來者,你已進入藏區~我試著總結這明顯又不可思議的區別,或許就在「遼闊」兩個字吧。從草原開始,一路過來,所見是今天最驚喜的美景,比起來早上看到的金沙江大峽谷都不算什麼了~

雖然一路都能發現意外的美,但同時也不意外地發現人類破壞自然環境的醜惡。從大理出發以來,道旁山坡上甚至目力所及範圍內原始森林已經絕跡,有次生林已經了不起,更多的是人工林,甚至有的地方只有灌木,更糟糕的則是光禿禿的寸草不生;沿途遊客或當地居民拋棄的的生活垃圾隨處可見,甚至直接成山地往江河裏傾倒;侵佔河道或填河造地也不少見;在河流上密密麻麻地建設小水電站,以至水量減小或泥沙淤積致使河水混濁;即使高海拔也無法阻止濫採濫伐⋯⋯怵目驚心,不勝枚舉。雲南坐擁得天獨厚的自然資源,卻任由他們被破壞,坐吃山空的一天還有多遠!這又豈雲南一省獨然?

各位莫以為這事與我無關或愛莫能助,其實只要能做到不隨手扔垃圾、將野外遊玩時的垃圾帶回,這就善莫大焉了。

對著那麼美的風景,真希望人人都能有憐香惜玉之心。

心了能操瞎了,但仍無法改變今天的愉悅心情。晚安~

[是日消費]
住宿:70
餐飲:65

相关文章

#左行長白雲# D2 瓦納卡 0km 露營本是有趣的事,雖然未必舒適。不過摸黑冒雨紮營,趣味也快被消磨光了。昨晚唯一的指望只是一旮乾燥的地方。 雨似乎一直下到半夜,後半夜雨疏風驟,大風以撼山動岳之勢填補了雨水的空白,吹了一整天。半夜裡帳...
#南北穿越# D16 榮市至清化 140km 騎了大概八小時,到達清化。清化市中心有一尊黎利的塑像。黎利何許人?一查,原來是發動藍山起義,使越南從明朝獨立出去的清化好漢。 這幾天,當我遇到交流困難時,我就會想起1945年國軍其實已按照《波茨坦協...
「穿滇入藏」D14 八宿至然烏鎮 91km 被美景震驚到的D14完成。 今天大致的行程與海拔變化為:早晨八點四十從八宿3200米,經過漫長的67km緩爬坡至安久拉山埡口4600米,六點多再緩降至然烏3900米。 今天的爬坡距離又創下了這一路...
#新疆時間# 啟程之前 國內有幾個地方,我對它們還是完全陌生的:三山兩盆(阿爾泰山、天山、崑崙山,準格爾盆地、塔里木盆地)、秦嶺以南長江以北,以及大興安嶺東西兩側。 今年原本的計劃是從西安南越秦嶺,經神農架而抵三峽口的宜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