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7 飛來寺至鹽井鎮 99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沿途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從飛來寺3300米下降到瀾滄江2100米,然後一直沿河谷起伏前進,直到進入西藏地界開始緩上坡至鹽井2600米。

因為避雨和霧,當我十二點半才出發時,還稍稍有點擔心,但除了峽谷中遇到兩場不大的雨,一切都很順利,在七點前輕鬆地到達了鹽井。

其實本來有留在飛來寺休整一天的想法,而從昨晚到今早下個不停的雨也助長了這種想法。很晚才慢騰騰地起床,把式都耍完了才十點多,換句話說,有點無所事事。好在十點多的時候,雨漸漸停了,太陽出來了。

其實也不算真正停雨,只不過是雨雲中的一個縫隙。梅里雪山仍然隱於雲海,但陽光穿過縫隙照射到山腰的小村莊,雲就像分成千軍萬馬要從雪山上衝下來~很幸運我在那個短暫的縫隙見到難以用語言描述的奇幻圖景。

無聊地等到十二點半,估摸著山路上的水被吹乾霧被吹散,便出發。一路是將近三十公里的下坡,直到紅星橋,便到了瀾滄江邊。山上到江邊,儼然是從冬天到夏天的距離。

瀾滄江如同金沙江一樣渾黃,山谷也一樣荒蕪,但公路離江水更近,人更能感覺到自然奔騰不息的力量。河谷散落了一些村莊,他們有一些共同的典型特徵——村落建在山腰;依靠人力開闢了很多綠色樹木和莊稼;背後一定有座植被豐富的高山,以提供水源;腳下則是不捨晝夜的瀾滄江。每每在荒蕪的峽谷看到那麼一個綠色的村落,總是很受震動,「生命力」一定比「美」更適合用在這種情形。只是有一點我一路都沒想明白,既然高山處有森林,低處的村落也證明草木可成活,可為甚麼偏偏兩者之間寸草不生呢?

西藏與雲南在隔界河劃清界線,可那裡除了一個歡迎進入昌都公路範圍之類的牌子外並沒有什麼激動人心的界碑(也可能是我錯過了)。其實也是,一條人為的界,無論從哪個方向跨越,並不會產生什麼神蹟,也許嚷著到西藏去追求什麼什麼的,也可以試試在別的地方先找找看?

進入西藏界後便是十公里緩上坡,荒蕪的無止境的紅色的上坡,之前還能用來打破死寂的那些富有生命力的村莊不再有,原先隆隆的瀾滄江也因為落在我腳下越來越低的地方而失去了聲音,只有我還有從天而降的小雨在這片無邊無際的休止中單調地運動。我當時有一種強烈的時空停止的感覺。

進入鹽井要登記身分證,這是西藏的第一個檢查站,以後想必還會遇到很多很多。剛在鹽井安頓下來,伴隨我半路的雨停止了,藍天和太陽重新露面,真不知道這是捉弄我還是歡迎我。

總之,西藏到了。

[是日花費]
住宿:20
餐飲:66

相关文章

#三山行# 臨行絮語 三山者,秦嶺、大巴山、巫山是也。此三山之行,刻將從西安出發,越三山,次安康、神農架,涉長江,而終於恩施。全程逾兩千里。 這幾條山脈——尤其秦嶺——以其險絕或綿綿,不光分隔了中國的地裡、氣候、自然生態...
#縱貫南朝鮮# D4 Samdeok-ri至(大邱)道東書院山頂 135km... 過了大邱之後,天就黑了。 為了明天能到釜山,只能繼續趕路。誰知道,走出去還不到40公里,在道東書院前,居然遇到一個極陡的坡,更糟的是,還遇到了扎胎。 在山頂上路燈和電筒光下補好了內胎,卻對是否繼續...
#解導的錫蘭遊# D3 雨季與火車 經過大約十四個小時的輾轉,我們一行到達了印度洋沿岸的小城羋芮莎(Mirissa)。這計劃之外的停留是對這次遊行的一次撥亂反正。 解導本來的想法是今天花半天時間坐火車到厄喇(Ella),然後半天玩耍,...
#南北穿越# D9 廣義至會安 115km 今天一路上以大腦放空的狀態快速前進,不知道是因為厭倦了一層不變的村鎮與田園風光,還是希望能早點休整,或是擔心國內的雜事,總之,就是踩啊踩啊踩啊踩。 途中唯一有印象的,似乎就是快到會安,過秋盆河時,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