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13 邦達至八宿縣 94km

今天似乎不是我的幸運日,摔了跤還被蟲蜇。

大致行程與海拔變化是:八點十分许從邦達4100米爬升至業拉山埡口4600米,再通過怒江七十二拐陡降至怒江峽谷2600米,再起伏底緩上坡,约四點四十到達八宿3200米。

和預期的差不多,業拉山不算難爬,只從4100米爬到4600米,而且是草原型的山,所以也有幸造就了這一路的新紀錄:用時不到一小時二十分一口氣爬到了埡口~

怒江七十二拐則是另一回事了。不知道為甚麼,但七十二拐出現在我眼前時,我突然很激動,甚至有想哭的衝動,這實在是毫無緣由。但後來面對一個一個180度的拐彎時,則再沒有閒心去讚美人力與自然,只能安神關注。但,不幸還是發生了,在幾乎到坡底的地方我摔車了,那是一個左轉180度,我失速側翻,好在反應比較快,人車基本平安,只不過腿有幾處挫傷。

這次摔車很大地消滅了我對自己過彎技術的自信。真所謂淹死的多是會游泳的,我曾自詡轉彎技術不錯,所以並不像很多人完全用剎車來轉彎,速度也不會減太低,或許正因為如此,這次失了荊州。

在惴惴不安中沒多久我又摔了一次,這次是右轉彎180度~

如果說這路上第一次摔車是路上有沙石算意外,這兩次則完全是技術原因了。後來路上我仔細復盤當時的情節,又參閱了網路上的技術資料,再觀察其他人轉彎,我發現我原來練習的過彎技術或許有一個致命的錯誤,那就是車手的重心方向,我之前都放在彎道反方向,更正確的應當是與車成直線把重心放在彎道方向。無論如何,我需要趕緊練習一下新轉彎技術,當然,一定也要控制速度。這是慘痛的教訓,這兩次失誤讓把我這天的興致都掃乾淨了~

下到澎湃的怒江邊後路便成了起伏的緩坡路。路上居然倒霉地被不知什麼的飛蟲蜇了一下。當時我正在正常騎行,一隻飛蟲撞倒我唇邊,也許是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它給了我一針~這幾個動作迅捷無比一氣呵成,但我感覺到這次撞擊,忙用手去攆,卻什麼也沒有碰到,剩下的只是一陣劇烈的刺痛~又麻又痛的感覺持續了好一會兒,接著右下唇內側顯著地腫了起來~猜想肇事者是某種蜂子,但苦無憑據,又怕中毒,便去八宿的一間診所問診。大夫倒是見怪不怪,說再觀察,如果沒有繼續腫就沒事,就把我打發走了,倒沒有亂開一堆藥。所幸這小蟲毒性不算大,消腫了不少。這也算是今天一小插曲。

在這段路,也第一次遇到了磕長頭的人,前後兩波。在離八宿縣不遠和第二波的幾位聊了一下,聽不太懂他們的來處,只知道走了一個月,還要三個月才去到拉薩~跟他們一比,我那些辛苦和不走運包括被飛來的蟲子蜇都不算什麼了~

只希望明天身體可以支持我再爬幾十公里的坡,到了然烏,我們再作打算吧~

[是日花費]
住宿:25
餐飲:54.5

相关文章

「臺灣週遊記」 D9 嘉義至鹿港 80公里 本來在寫日誌,但隨手打開三立新聞的一個欄目「54新觀點」,看得入了神。由於昨天的地震,地震自然成為熱點話題,但臺灣的這種新聞或準新聞節目比較特別,由一位主持人主要通過提問題來串聯五六位不同背景的嘉賓,...
#新疆時間# D7 尼勒克縣~伊寧市 140km 終章。 公元627年,玄奘和尚出伊犁河谷西行,去往天竺。當時佛寺的鐘聲此起彼伏,能從這裡一路傳到長安。750年,因葛邏祿臨陣反戈,高仙芝在怛羅斯川慘敗於黑衣大食(阿拔斯王朝),之後也經過這裡回去長安...
#新疆時間# 啟程之前 國內有幾個地方,我對它們還是完全陌生的:三山兩盆(阿爾泰山、天山、崑崙山,準格爾盆地、塔里木盆地)、秦嶺以南長江以北,以及大興安嶺東西兩側。 今年原本的計劃是從西安南越秦嶺,經神農架而抵三峽口的宜昌...
「琼州环海记」D7 三亚至兴隆 110KM 早晨和两位赶着八点去潜水的室友一起起床,搞到吃完早饭正式出发才八点半。这是我的新策略,早出发早到目的地,以便早休息,中午如果太热还有时间可以躲一阵。 往东我打算一直走国道,而今天的国道表现还算正常,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