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滇入藏」D17 巴卡至魯朗鎮 136km

What a long day! 騎車騎到月亮都升起來了。

今天大致行程與海拔是:早晨九點從巴卡2600米出發,經過或緩或急的起伏,通過通麥到東久鄉2600米,再緩爬坡,晚上九點四十至魯朗鎮3400米。

當今早起來看到那如夢如幻的美景,不禁暗自慶幸昨晚放棄縣城而住在河邊的古鄉巴卡村是個明智的決定。

在這植被極大豐富的地區,經過一夜雨水的滋潤,原本到了古鄉變得有點溫順的江水重新變得狂野;水汽蒸騰,濃霧漸漸籠罩江面與山林,你會發現什麼都消失了;在林梢間,你還會看到非常奇幻的景象——山在天上!

今天一路都在森林中穿行,而且常常是原始森林,隨著高度的變化,山腳和山頂的植被並不相同,多樣性極為豐富。

沿途幾乎一直可以聽到隆隆的江水聲,但不常看到她,當她出現時,時而狂躁,時而安詳,讓人琢磨不透。

在離通麥大橋大約12km的地方,有約5km的稀泥路。我還以為這就是傳說中的爛路,原來卻只是開胃菜,主菜從通麥大橋才開始。所謂的通麥「天險」和爛路是這樣的:如果是乾燥路面,路基被壓得很實,雖然有坑,但沒有小石頭,不算太難過;泥濘時又不同,打滑、下陷還到處濺泥漿。幸得今天晴天,也有約1/4強是泥路。

對於騎車者有一處確實危險:這段路的上下坡都極陡。上坡倒無妨,加把勁就上去了,但若下這陡坡,加上泥路,再考慮汽車,則需萬分小心!

過了通麥大橋,才騎七八公里就遇到一處剛剛緩慢單向疏通的堵車點,從那裡開始只能見縫插針地推車(這是這一路上第一次推車,想必也是最後一次),推出差不多四公里才不見了首位相接的汽車長龍~據說汽車早上九點就堵上了,直到下午五點我通過全部爛路區,才陸續有車從我後方來。

爛路從通麥大橋開始,過了排龍仍然爛下去,總計差不多25km的爛路~總的來說,這段路叫爛路是恰如其分,但稱天險則言過其實了。

快六點半到東久,之後決定繼續前進至魯朗。旅行中的每一個決定都像賭博,昨晚賭對了,這次則不知道結果到底如何,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個決定,或許有一段夜騎也會讓這行程更「圓滿」些吧~

天快黑的時候,我有不少擔心:這裡的原始森林這樣茂密,會不會有什麼危險動物出現,但當我偶爾看到牛、馬,狗、豬們悠閒地在路邊晚餐或散步,我就不那麼擔心了~

夜幕四合,當需要開電筒的時候,我已經走出森林來到一片曠野,至少不再有「兇猛動物」的威脅(說到這裏,不少人現在提倡「回歸自然」,可自然除了香花也有毒草,除了大熊貓還有各種毛毛蟲、蚊子蒼蠅小飛蟲⋯自然愛好者們是否都照單全收呢?)

有一段時間我感覺已經騎到了萬籟寂靜,陪伴我的只有月亮、雲影以及山形,當時除了一點點擔心(擔心洗澡洗衣吃飯寫遊記⋯事太多做不完~),其實我還挺享受這種感覺的——又是無法言喻的感覺~

終於,充滿不確定性以及被誇大的通麥已經成為回憶,之後的路途可以恢復到「慢」節奏了~

晚安,疲勞的今天。早晨,未知的明天。

[是日花費]
住宿:25
餐飲:72

相关文章

补记首次欧洲行记(预告片) 第一次出国,而且一次去了三个国。顿时爽得翻在地上了,哈哈。可惜当时没有条件也没有习惯写游记,虽然已经亡了羊,但无论如何还是应该补牢一下的——今天没有时间了,所以先放一个预告片吧。...
「琼州环海记」D4 昌江至黄流 114KM 早上起来重新查了一下GPS,发现我离三亚最近的距离也有200公里,那今天死活是赶不到了。好吧,既然赶不到,那就干脆悠闲一点,慢慢走吧。 没想到房间不隔音,外面又太吵,睡不安稳,而昨天睡得又晚,所以特意...
#縱貫南朝鮮# 窮盡可能 如果我在兩個小時前提筆,這篇日誌就會像一篇「訃告」——宣布這趟旅行結束在尚未開始之時。 因為今天早上裝車的時候,竟發現另一輛單車的「尾鉤(rear derailleur hanger)」完全折斷了。...
#左行長白雲# D4 奧瑪拉馬至推柔(Twizel) 53km... 好消息是我似乎痊癒了,而壞消息是天氣又糟糕了。 雨從下午一直下到現在,而且勢頭越來越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還沒有起風。我此刻正躺在帳篷裡,為這年邁的帳篷能不能撐過今晚而憂心忡忡,同時又滿心憧憬明天終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