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絳《我們仨》

第一次知道楊絳,是在錢鍾書先生《圍城》的序言中,知道楊先生是小說的第一個讀者與評議者。這次則是我讀楊先生的第一本書。

其實早就試過看這本書,但幾次都卡在頭兩部分,這次則是硬著頭皮讀下去的。頭兩章寫得如夢似幻,又有些瑣碎,我讀得不耐煩。但若讀完全書,或能瞭解作者實以極文學的方式回顧了與女兒與丈夫的生死離別。當時的精神狀態、情緒等等都很自然地融入了那夢中——人生如驛道,家如客棧——倒是貼切又生動,尤其在當時的背景下。

但是,在與錢家無關的人讀來,恐怕還是比較無趣,尤其它作為一本書的開篇。作為外人,我更喜歡後面「編年體」式的正常記敘。

後面的敘事有意思的是,雖說書名叫《我們仨》,但其實筆墨多在錢鍾書一人,或者後期對女兒阿園也著墨頗多,對自己倒是輕描淡寫。或可見楊女士對家庭之愛之重視之懷念,超過自己。

而且以其所寫,讀者很容易收到作者的訊息——這是一個淡泊名利的家庭,但使殘年多讀書,只願無事長相見。

總之,若想瞭解錢鍾書與楊絳先生的生平軼事,這是一本不錯的書,寫作也流暢自然;但若以傳記的角度來看,這恐怕不是我會向人推薦的作品。

我們仨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魯迅《朝花夕拾》 這是一篇「插隊」的劄記。還有幾本書在它之前讀完,比如後人編輯的一本梁任公的文集《憂國與愛國》、朱自清的《經典常談》及《古詩十九首釋》(此經後人編輯,原作為《九首...
劉以鬯《酒徒》 (chàng, 暢)在大陸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或許只有看過《花樣年華》的人對其稍有印象,王家衛在電影末尾大剌剌地鳴謝了劉以鬯,因為這部電影——包括後來的《2...
肖洛霍夫《靜靜的頓河》 小時候就聽家父講起這本書,講起驍勇彪悍的哥薩克騎兵。在我的想像中,他們跟蒙古騎兵差不多,我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個了不得,但因當時對蘇俄文學頗逆反,加上這部小說...
遲子建《額爾古納河右岸》 在貝加爾湖(Baykal)東南,大興安嶺西北,有一條河叫額爾古納(Argun)。額爾古納河與石喀勒河(Shilka)交匯后東流,其下游被稱為黑龍江。 八百多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