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穿越# D10 美山與會安 0km

今天參加了去美山(Mỹ Són)占婆廟遺址的觀光團。路上惡補了占婆的歷史,爭取短時間內學點皮毛。讀了維基發現古代中南半島上各民族興衰王國更替挺複雜,尤其疆界變化。占婆,中國古籍也稱占城、占波、林扈等,在東漢時從中國分裂出而建國,後曾與扶南、真臘、越南等互有攻伐,甚至與中國也是時而來表朝貢時而兵戎相見。占婆曾沾光海上絲綢之路,強盛時把真臘打得找不到北,吳哥被棄,正因為被他打怕了;占婆軍隊也曾三陷越南之都;從中國也搶到了地盤……但後來只不過成為越南下屬的一個土司,直至滅亡。

也因為接觸較多,信奉婆羅門教的占婆與周邊民族的文化交流頻繁,占婆在美山修建的廟與吳哥窟就很像,而從美山的建築和雕塑中可看出,其若干細節留有印度老撾泰國越南等不同風格的印跡。

反過來說,在宗教文化印度化如此普遍的東南亞,越南一直能保持其中華文化屬性,也殊難得。

法國人最初發現遺跡時,美山原有70多座廟。當然,法國人以其慣常的挖面砍頭手法,把很多雕像運往盧浮宮,美山受到了很大破壞,比如現在多數雕像都沒有臉。接著美山的建築在越戰中被美軍炸毀近2/3。所以,現在基本上看到的多是廢墟。關於法國人和美國人的醜行,是我們有趣的越南導遊特意強調的。

值得一提的是,美山占婆廟最早修建在公元500年左右,其造磚與砌牆技術高超,不用水泥,嚴絲合縫,屹立千年不壞;而形成鮮明對比的是,35年前用現代磚瓦水泥翻修(當然,看起來越南找的泥瓦工水平也夠嗆~)的已經長滿青苔,有若干損壞,估計是無法支撐到下一個千年的。當時的這些工藝已經失傳,成為謎一樣的存在。

返程時,從秋盆河稍微上游地方順流回會安。河面寬闊無比,水天一色,真恨自己荒廢了這大塊而做不出文章。

這河寬廣豐沛雖然好看,其實也暗藏危機,兩年前十月,河水氾濫,會安水位線估計比現在高出快兩米,全城被淹。不過最近一年似乎沒有發過洪水,算是幸運。

順道還去會安對面的洲上參觀了一些手工作坊,很多都與我們的差不多,印象較深的是一種貝殼雕畫,如果沒記錯,工藝大體是先把大塊大塊的貝殼或蚌殼鋸成形,再雕刻打磨,最後再鑲嵌到木頭裡,再上色之類。成品是貝畫裝飾的木門、樑、櫞之類。

三點半左右回到古城,再細細把白天的會安逛了一周,直到華燈初上。

雖然這裡並不太像我的風格,但我還真是挺喜歡這座喧囂的小城。

觀光客的一天,就這樣愉快地結束了。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青隴行# D6 千戶村至青海湖漁場 105km 被城市生活腐化了的青年甘之如飴地度過了中世紀的一夜後,今天終於來到青海湖畔。 今日海拔變化大致是:從千戶3000米出發便開始爬拉雞山,約15k到達約3700米,後在同一等高線上起伏前進,直至到達本次...
#左行長白雲# 之始 在數以千年計的漫長歲月裡,從台灣出發的南島語系民族不停向東探索太平洋(此說較受公認)。在大約西元13世紀,南島語族的波利尼西亞人發現了新的島嶼,並開始定居。他們把該島命名為Aotearoa(不確定當時...
「穿滇入藏」D6 書松至飛來寺 90km 這是創造了若干第一次的一天:第一次五點多就收工、第一次住進有WI-FI的旅館、第一次與一位時常念經的藏族朋友共處一室、第一次碰到(小)雨、第一次有人伴騎一段路、第一次喝到(氂)牛奶、第一次翻越雪山、第...
「只是向西」Dhanyawad 雖然今天還沒有結束,但我想應該可以為我的印度之行做一個結尾了。 此刻我正在孟買半島西邊,Mahim海灣公園的石階上,吹印度洋的風,聽阿拉伯海的濤,隔三差五地抓住爬到身上的螞蟻,最後一次看熱熱鬧鬧的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