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 井上靖《樓蘭》

在這本書前我從未聽過作家的名字。井上靖是一位新聞記者出身的作家,年近四十才抱定寫作為終生事業,以短篇《獵槍》成名,四十三歲以《鬥牛》獲得芥川文學獎,後屢屢獲獎,一度與巴金一齊被認為是諾貝爾文學獎的有力爭奪者。

本書由六篇相互獨立的,以古代西域為背景的歷史小說組成。在我看來,前四篇是「小說」,而末兩篇則像「」。

小說文字簡潔流暢,有一種「很日本」的淡淡的或者說清新的文風,但也談不上驚艷;敘事結構也很平常,感覺不到張力和高潮。但小說整體充滿想像力,充滿怪力亂神,但既不像神話又不像童話,用一個字來形容的話,應該是「詭」——這點讓我想起李碧華。《狼災記》是一個顯例——我今天才知道田壯壯的電影改編自這個故事。

末兩篇——尤其是末篇——感覺不太像小說,倒像是寫作生動的歷史書。《崑崙之玉》通過幾位玉商,清晰地記錄了古代中原王朝對崑崙山和黃河源的探尋,以及發現的成果;而壓軸之作《樓蘭》則通過樓蘭(即後來的鄯善)清晰地把中國古代經營西域的歷史做了梳理,進而以樓蘭為例,描寫了千百年在匈奴(或後之鮮卑)與漢族政權夾縫中生存的小國寡民的糾結與無奈。

有人評論作者的歷史小說深受「無常觀」的影響——人生如戰鬥,為一目標迸發出青春之火花,但轉瞬即逝,終歸平淡靜寂。這種思想在本書得到淋漓展現。

顯而易見,作者下了很大的考證功夫來寫這本書。作者對中國(以及日本)歷史興趣濃厚,原因可能如其自言:人類種種慾望的根源和極限,可以從日本或中國的歷史人物中探求出解答,這種工作是樂趣無窮的。

讀起來又何嘗不是呢~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陳丹青《無知的遊歷》 09至11年間,《華夏地理》編輯葉南邀陳丹青撰寫特稿,每年就一主題,去一地,寫一文,無所限制。地點可任陳選擇,寫成後一字不刪在雜誌刊登。 葉某的初衷是「促...
喬治·奧威爾《1984》 很難描摹讀這本書時的心情。 這感覺既像做醜事被抓住時的羞恥,又如同心之所欲者剛好被人奉上時的滿足與痛快,抑或是無法從著火的房間逃脫時的絕望與恐懼。或許當今世上...
楊顯惠《夾邊溝記事》 你還記得餓是什麼感覺麼? 不是下午茶之前的那種餓,是四肢乏力、舉步維艱、頭暈目眩、畏寒、全身發抖,直至發虛汗的那種餓,或更甚。我常騎單車旅行,若去偏僻地方,難...
岳南《南渡北歸》 用一個輕薄但可能比較形象的比喻,這是一部橫跨大概一個甲子的中國士林八卦。 這比喻其實代表了我對著者的讚許,因為把縱橫於那段波瀾壯闊的歷史間的眾多文化人的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