蹇先艾《在貴州道上》

這是一本很適合在飛機上讀的書,篇幅不長,又很有趣。

孤陋寡聞如我,之前從未聽過這位「」流派的作家老鄉,更未曾拜讀其作品。老實講,書名是吸引我的主要原因,但讀完有驚喜。

關於這位遵義作家的資料很少,維基上是沒有的,其生歿在19061994年,以小說《水葬》成名。後魯迅在《中國新文學大系》中提出「鄉土文學」,並以蹇先艾舉例,算是幫助蹇鞏固了其在中國近代文學史上的一席之地。

無論如何,他的這本書是寫得很有趣的。分不清是散文遊記還是小說,反正講的是「我」與妻友一起在貴州北部山區旅行,在途中的所見所聞。查了地圖,「我」所經路線,大概由北往南從今遵義市桐梓縣到餘慶縣地界,中間崇山峻嶺,天又陰雨綿綿,只能僱轎,而途中有些地段太險要,抬長途的轎夫常要另外僱請抬「加班」的臨時工來抬這段路。這故事主要講的就是抬加班的「冷肩膀」轎夫老趙。

作者講故事的技巧很好,對話又全是貴州方言寫成,讀起來生動有趣極了。三言兩語就勾勒出一個「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分銀」的貴州作為背景,風土人情一覽無餘。背景下平凡的「愚夫愚婦」形象鮮活,躍然紙上,他們給我最深的印象是有禮貌、講信用,其次是階層分明(他們同屬無產階級無誤)。

比如老趙,煙癮極大(猜想是鴉片或純度更低的東西),以至於分文存不下來,區區一百文的粑粑錢都賴著人家老太婆不還(恐怕也還不起),甚至背地裡「賣」了老婆(書中這其實是懸案),最後因為曾當過土匪而「吃衛生湯圓」(被槍斃之謂),恐怕也不過為了幾盒煙……另一方面,老趙力氣極大,在山嶺上抬轎子健步如飛如履平地,答應的活決不偷懶,雖然被夫頭看不起,卻也服服帖帖,對「我」也客客氣氣……

老趙本人大概就是這樣一個形象,通過與老趙的交互,其他同階層的人也各自呈現了同樣鮮活而又豐富的形象,但作者對誰都沒有做出評論——人是複雜的,尤其當你帶著溫情看出去,恐怕並不是簡單貼個諸如「愚昧」「淳樸」之類的標籤就能概括的。

這說不定就是「鄉土文學」應有之意吧~
image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肖洛霍夫《靜靜的頓河》 小時候就聽家父講起這本書,講起驍勇彪悍的哥薩克騎兵。在我的想像中,他們跟蒙古騎兵差不多,我很想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個了不得,但因當時對蘇俄文學頗逆反,加上這部小說...
福樓拜《庸見詞典》 這是一本未竟之書——甚至可能還不算一本書。在福樓拜(Gustave Flaubert, 1821-1880)去世30多年後,書稿被發現並整理出版。不過很難說清作...
老舍《我這一輩子》《月牙儿》《微神》《斷魂槍》... 第一次認真地讀老舍,是不久前的中篇小說《貓的國》。那或許是作者一次魔幻現實主義風格的嘗試,在創作時想必是新穎的,現在來看卻稍顯「稚嫩」。至於那是不是一次成功的嘗...
鄭克保(柏楊)《異域》 《異域》原以「血戰異域十一年」為題連載在1961年(民國五十年)的《自立晚報》,署名「鄭克保」。後由平原出版社印行單行本,易為此名。 「鄭克保」即柏楊之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