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隴行# D7 青海湖漁場至黑馬河鄉 83km

自然力再次發威,今天的主角是兩場突發的暴雨。不過在談天氣之前我們先來看看海拔變化——很簡單,今天基本上都在3200米等高線上小起伏前進,甚至可以說是一馬平川。

又平又直的路跑久了,就好像在華北平原的高速公路上開車,百無聊奈。尤其是風景打開“遼闊”模式後一成不變——跟移步換景的山區大有不同——就算再可餐的秀色,喫兩天也飽了吖~

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我將扎哈公路預設為這一路的重點,這是明智的。那是一條深藏功與名的美景之路。

不過絡繹不絕的遊客顯然不如是想。今天路過二郎劍景區,車流量之大,路口已經由警察管制交通,景區門口穿著花花綠綠的遊人更是摩肩接踵。我之前還挺反感這種把大自然之地任意圈一塊出來,包裝成景區,買票才能看,但這兩天我的想法變了。昨天有位自駕遊的司機問我青海湖的大門在哪裡,我一時語塞,他們為什麼會認為周長四五百公里的一個大海子有大門!後來我覺得,中國遊客可能真的被成功洗腦了,如果不圈地搞幾個賣票的所謂公園、景區,很多人面對這麼大的湖恐怕都不知道何去何從,該怎麼玩了吧。

一路所見,以青海湖為背景,和油菜花田拍照,和犛牛拍照,騎馬拍照……這是大多數坐著車不遠萬里來到這裡的遊客所鍾愛之事。我就在想,如果這個湖放在米國、瑞典、巴西……他們會怎麼玩?

書歸正傳。今早出發才一個小時左右,突然天空陰雲密布,小雨迎著風,淅淅瀝瀝地落下來,突然間,起了幾陣“妖風”,小風雨陡然變成大冰雹和狂風,最大的時候不光砸得臉上生痛,眼睛都難睜,就算勉力睜眼,能見度不過幾百米,而風大得別說騎車,推車走路都難。最要命的是冷,即使穿了羽絨服和雨衣,褲子和鞋子已然濕透,身子止不住地瑟瑟發抖。冰雹、大雨、大風,那種糟糕的情況下在戶外多呆一分鐘,後果可能都是致命的。我還真沒見過這麼大的冰雹雨,而且還如此突然。

不幸中的萬幸,那一刻在前方五十米有一頂帳篷——就是路邊做藏家樂的那種帳篷。頂著大風雨躲進帳篷,迎接我的還有藏族主人奉上的熱水和溫暖的爐火,那一刻,帳篷就是天堂。

一個多小時後,雨霁雲開,又是艷陽高照,而且“雨後觀山色,山色愈發清妍”,空氣也更加通透。

下午五點多,眼前騎行前方又有一大片“妖怪要來了”的烏雲,緊接著妖風又起。吸取上午的教訓,趕緊躲進了最近的帳篷。剛進帳篷,瓢潑大雨便落了下來……

今天還有件趣事,在第一次和第二次躲雨的帳篷裡,都遇到了同一波人。緣分哪~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香港过路 其实是到香港去出差,但时间太短,只能算过路吧。 19 日晚上从广州直接到九龙的红磡(Hong Hom)车站,元宵节晚上原路返回。 初来乍到,我下了火车出关挺快,但找酒店却花了很多时间。后来证明步行...
#甌烏小行# D2 黃南鄉至(金華市)大盤鎮 約81km... 小時候聽過一個神話故事,說從前永安縣城外有王某,素救危濟貧,樂善好施。一日見到門前有老傁二人,全身長滿瘡皰,心生憐憫,便問能否醫治。老傁說浸在新釀的好酒中方可。王某於是熱情地邀請兩老去他剛剛釀好的酒缸...
#三山行# D5 平利縣至(湖北省十堰市)竹山縣 106km... 朝在秦,暮至楚。 從平利東行不多遠,越過「關埡」,便進入湖北地界。 春秋戰國時,楚國最早開始修築長城,時稱「方城」,發中國長城之濫觴。五百公里(現代推算)的楚長城以類似「∩」的形狀,橫亙陝西、河南...
「穿滇入藏」D19 八一鎮 0km 吃飯睡覺打豆豆的D19即將結束。 承蒙小夥伴和旅館老闆照顧,養傷第一天就在讀書上網吃飯睡覺中安穩度過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最遠的行動距離無非是上了兩次三層樓高的屋頂,去看山。這家旅館在八一鎮的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