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行# D1 福州市至閩清縣 64km

第一次來福州大約是初中時候——經過30多個小時在火車上或站或蹲的煎熬。從那以後,這座城在我的印象中就是這樣幾個詞:悠閒、安靜、好多大樹。

如果具象一點的話,記憶猶新的是滿街的魚丸鋪、左海公園的「鬼屋」,還有外婆用10塊錢鉅款給我買的一套張友松譯的《馬克吐溫小說全集》(非常可惜,已經散佚)。

可是,所有這些散亂模糊的記憶拼圖,對著眼前的這座城市,竟然一片也拼不回去了。

但至少,這次終於親眼見到了覬覦已久的華林寺大殿。

三坊七巷熙熙攘攘,真正的國寶卻無人問津,冷冷清清地偏安一隅。也好。福州華林寺大殿,是長江以南中國現存唯一的宋代大型木構建築。按梁思成先生的說法,宋代的木構和現在常見的清代的建築在行制上不同,對我這外行而言,尤其明顯的就是屋頂的坡度了。總體而言,我覺得宋代的建築更大氣一些。(PS. 門票只要貳圓正。)

之前讀梁思成先生的《中國建築史》時,對於那些陌生、抽象的概念,和模糊的手工圖紙,常不得其解。那時采發現,上海竟然沒有幾座保留下來的斗拱大木作可資感性的參考(當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了)。這裏有這樣的寶貝,可惜無人問津,而且保護并不給力。不知她還能站在那裏多久,等到對的人。

從福州到閩清的路基本上一直溯閩江而上(直到南平皆如此),海拔在40米線上起伏前進,最大的兩個坡分別是海拔100和170米(雖然不高,100米的坡在城北邊的軍區附近,卻好似給我打了一頓殺威棒。距離不長但上下坡都極陡,下坡幾乎剎不死,讓人膽顫心驚。)

曾看過一份讓人感到意外的數據,閩江的多年平均流量和徑流量竟比黃河還大。沿著這麼一天藍綠色的大河,伴著兩岸青山,和颱風過後漸漸返藍的天色,這就是乏善可陳又讓人愉快的第一天。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8 鹽井至芒康縣 107km 早上八點四十從鹽井出發,下午七點到芒康。今天的大致海拔變化是鹽井2600米開始翻越紅拉山埡口4300米,然後降至3300米後起伏緩上至芒康3800米。 光看數據,這天和之前翻越白馬雪山的情況差不多—...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
香港过路 其实是到香港去出差,但时间太短,只能算过路吧。 19 日晚上从广州直接到九龙的红磡(Hong Hom)车站,元宵节晚上原路返回。 初来乍到,我下了火车出关挺快,但找酒店却花了很多时间。后来证明步行...
#解導的錫蘭遊# D3 雨季與火車 經過大約十四個小時的輾轉,我們一行到達了印度洋沿岸的小城羋芮莎(Mirissa)。這計劃之外的停留是對這次遊行的一次撥亂反正。 解導本來的想法是今天花半天時間坐火車到厄喇(Ella),然後半天玩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