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夷行# D1 福州市至閩清縣 64km

第一次來福州大約是初中時候——經過30多個小時在火車上或站或蹲的煎熬。從那以後,這座城在我的印象中就是這樣幾個詞:悠閒、安靜、好多大樹。

如果具象一點的話,記憶猶新的是滿街的魚丸鋪、左海公園的「鬼屋」,還有外婆用10塊錢鉅款給我買的一套張友松譯的《馬克吐溫小說全集》(非常可惜,已經散佚)。

可是,所有這些散亂模糊的記憶拼圖,對著眼前的這座城市,竟然一片也拼不回去了。

但至少,這次終於親眼見到了覬覦已久的華林寺大殿。

三坊七巷熙熙攘攘,真正的國寶卻無人問津,冷冷清清地偏安一隅。也好。福州華林寺大殿,是長江以南中國現存唯一的宋代大型木構建築。按梁思成先生的說法,宋代的木構和現在常見的清代的建築在行制上不同,對我這外行而言,尤其明顯的就是屋頂的坡度了。總體而言,我覺得宋代的建築更大氣一些。(PS. 門票只要貳圓正。)

之前讀梁思成先生的《中國建築史》時,對於那些陌生、抽象的概念,和模糊的手工圖紙,常不得其解。那時采發現,上海竟然沒有幾座保留下來的斗拱大木作可資感性的參考(當然,也可能是我孤陋寡聞了)。這裏有這樣的寶貝,可惜無人問津,而且保護并不給力。不知她還能站在那裏多久,等到對的人。

從福州到閩清的路基本上一直溯閩江而上(直到南平皆如此),海拔在40米線上起伏前進,最大的兩個坡分別是海拔100和170米(雖然不高,100米的坡在城北邊的軍區附近,卻好似給我打了一頓殺威棒。距離不長但上下坡都極陡,下坡幾乎剎不死,讓人膽顫心驚。)

曾看過一份讓人感到意外的數據,閩江的多年平均流量和徑流量竟比黃河還大。沿著這麼一天藍綠色的大河,伴著兩岸青山,和颱風過後漸漸返藍的天色,這就是乏善可陳又讓人愉快的第一天。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縱貫南朝鮮# D3 金陵洞至Samdeok-ri 106km 語言不通的時候怎麼與人進行複雜一點的交流?——靠動作表情神態聲音,連猜帶比劃……更重要的是,遇到無比熱情的韓國人。 為減輕後兩天的負擔,今天趕了一段夜路。 當路上的騎友越來越少,天越來越黑,不管地...
「琼州环海记」D3 澄迈至昌江 155KM 之所以选择逆时针绕行海南,是基于钱钟书先生所谓的先吃酸葡萄后吃甜葡萄的心理,希望着先苦后甜。可没成想,这第一天的遭遇苦成这样。后来在路边广告牌上看到澄迈是中国长寿之乡,可惜我怎么一点也没沾到这仙气。 ...
#三山行# D2 江口鎮至仁河口鎮 107km 雨如期而至。雖不大,纏綿竟日。 一向自詡「無劇本的旅行」,實際只是憑經驗來規劃大致方向,偷懶不去計算詳細線路。於是,旅途中往往需要做臨時的決斷。我老說這時的每一個決定都是賭博,但無論「輸贏」——未知...
#三山行# 臨行絮語 三山者,秦嶺、大巴山、巫山是也。此三山之行,刻將從西安出發,越三山,次安康、神農架,涉長江,而終於恩施。全程逾兩千里。 這幾條山脈——尤其秦嶺——以其險絕或綿綿,不光分隔了中國的地裡、氣候、自然生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