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導的錫蘭遊# D1 耶誕巡遊

血液裡流淌著「突發奇想」遺傳基因的解導帶雙親來到了斯里蘭卡。

這地方很早就進入中國人的視野——無論是已程不、獅子國、僧伽羅,還是錫蘭。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錫蘭從紀元前三世紀就成為佛教國家,幾位大德高僧還曾從東土不遠萬里前來求法,可今天,差不多半個國家都在慶祝耶誕節,商店紛紛打烊,無處打尖,差點斷絕了,「五臟廟」的香火。

我猜,多數人可能都和我一樣,不知道科倫坡並非斯里蘭卡的首都,法律意義上,「斯里·贾亚瓦德纳普拉·科泰」才是。不過若從地圖上來看,若說後者就是前者的一部分,恐怕也算不得僭越;同樣從地圖上看,科倫坡的機場更像是屬於尼甘布(Negambo)的。

也就是從尼甘布,開啟了這段無劇本的旅行。

書歸正傳。不騎單車,我已經忘了該怎麼旅行,更別提還帶著老人家充任導遊。

當我透過車窗,看到路旁佈置得萌噠噠的神龕、造型有趣的陶作坊、參天的樹木、怒放的鮮花、玻璃櫃罩住的寺廟、過往行人對路邊一尊大象(也許是濕婆)雕像的禮拜、造型炫酷的房舍、水果……我就想如果騎車來,就可以仔細探索一下了。現實是我連看第二眼的機會都沒。

但這些都不是導遊所需要的,導遊需要周詳的準備和精確的計劃。比如從尼甘布到獅子岩的計劃書,肯定不應該只是寫「理應有大巴可達。著陸後就地詢問巴士站信息。可能要半天時間。……」這一關本導遊雖然蒙混過來,但坐了大半天車輾轉到茜吉裡耶(Sigiriya)後,卻發現由於疏忽,手裡竟沒有足夠現金買門票(每人4200盧比),而四公里內唯一的提款機還暫停了服務。我終於只能把獅子岩留給「下次」了。

獅子岩之遊,最後變成了耶誕暴走大巡遊,走了十幾公里。不過圍著護城河,一直走到北邊約5公里那片不知道裡面有沒有鱷魚的漂亮的湖,這一路所見可稱今日亮點。

就這樣,到錫蘭的第一日,在鼾聲中已經提前結束了。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单车周末之无锡七房桥 按:之前环海南岛的时候,车骑得怎样不好说,但每天晚上都会用手机写下当天的日记,全程都坚持下来,我想这是值得保留和发扬的好习惯。来上海之后,第一次单车周末去苏州时...
「只是向西」Neptune Nuptune是我住的那間「古典」的旅館的名字,用它作標題,用以彰顯我今天的無所事事,或者說,閑適。 話說回來,我真的很喜歡這間很滄桑又簡樸的旅館。很高的屋頂...
「穿滇入藏」D22 八一鎮 0km 陰雨綿綿的D22結束。 如我之前所說,同在雨季,林芝是一路上最愛下雨的地方,綿綿無絕期,對於旅客而言,這絕對是可以讓樂途變成苦旅的事情。 在雨的間隙,身體健...
西游记:序 2009年9月28日至10月10日之间,在青藏高原东北部做了一次长途旅行。严格地说,这并不是一次精心策划的旅行,相反,仓促的准备为它带来了不少波折与意外...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