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導的錫蘭遊# D2 金寺與佛牙精舍

清晨在小小陽台上,可以一邊眺望獅子岩一邊做早操——可望而不可即,這就是我們和獅子岩的距離。

回到丹不拉,重新有錢了,我們便和遊客及本地信徒一起前往金寺朝拜,中午飯後搭巴士南下康提(Kandy),再往佛牙精舍(佛牙寺)。這就是解導今天的主要安排。

錫蘭是一個佛教為主的國家。昨天說過,從公元前三世紀阿育王派王子東渡,自此土著的僧伽羅人便從婆羅門教皈依我佛。但我的直覺告訴我,這個國家的人民對宗教——至少對某一單一宗教,比如佛教——的熱忱並沒有那麼顯而易見。意思是,就像在印度在泰國你隨處可以感受到人民對宗教的熱情與虔誠,而在越南在中國你恐怕就不會有同樣的感受。這裡像後者,或兩者之間。

也許他們對宗教的熱忱並非以我熟悉的方式呈現,但至少他們對不同宗教的寬容是顯而易見的。昨天耶誕節萬人空巷和今天的車水馬龍熙熙攘攘之間的對比即是一例。這兩天我在巴士駕駛室都看到他們供奉的神龕,在比較貴的中巴車前面放的是一組耶穌的像,在普羅的大巴車上則是一個合集——佛、耶穌、濕婆、還有幾位可能是婆羅門教(印度教)或耆那教的神仙,多虧安拉無形,不然穆斯林真主也保准是座上賓。在丹不拉金寺的洞窟中,也有幾尊疑似印度教的神與佛陀並列……這個國家可以因為民族開戰,但多半不會因為「遜尼派與什葉派」的區別而打仗。真主保佑。

中部省份的康提曾是一個獨立王國以及斯里蘭卡國都,最早建城在十四世紀,十六世紀末迎取來佛牙,後康提王國成為島上唯一的一個獨立的斯里蘭卡王國,康提也成了斯里蘭卡的首都。其間其後,成功抵擋了葡萄牙和荷蘭的殖民進攻,甚至一度幾乎將荷蘭人趕下海,直至1815年被英軍攻陷。

這段描述裡佛牙是一個重要信息。在三世紀時斯里蘭卡就從印度請來佛牙,佛牙是錫蘭佛教化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和象徵。另一方面,康提請來佛牙的背景是沿海王國都被葡萄牙人攻占,所以佛牙除了奠定康提佛教聖城的宗教地位,對於康提成為斯里蘭卡首都的合法性或許也起到了背書的作用。

當然,很難說現在藏在佛牙精舍(佛牙寺)的佛牙就是三世紀請到的舍利。因為在十五世紀初,鄭和也曾從錫蘭山國將一枚佛牙請回北京(斯里蘭卡方面的記載似乎是鄭和搶劫,因為當時打了一仗,明軍勝。實情已難考)。不過有另一種更受歡迎的說法,即釋迦牟尼涅槃後留下一共四顆佛牙(今世僅存兩枚,一存康提,一存北京西山靈光寺),所以也有可能最初從印度迎來的就是兩枚佛牙。對佛教史有興趣的童鞋可以考證一下。

唐玄奘還有其他幾位東土高僧也曾來瞻仰過佛牙,他們將存佛牙處稱「佛牙精舍」,不過那時候康提還未建成,或在今嘉樂(Galle)附近。今天康提的佛牙寺修得很氣派,建築風格有顯然的西方痕跡,但似乎並不太對得起「精舍」之稱。

……示寂留牙,在於茲土。金剛堅固,歷劫不壞,寶光遙燭,如星粲空,如月炫宵,如太陽麗晝。凡有禱禳,應答如響。國有凶荒災異,精意懇祈,靈祥隨至。今之錫蘭山,即古之僧伽羅國也。王宮側有佛牙精舍,飾以眾寶,暉光赫奕,累世相承,敬禮不衰。

很遺憾,今天到達時下雨,而參觀佛牙寺照例要光腳,我們猶豫半天,終於還是沒有抓住這次展現虔誠的機會。只能聊以斯文禮讚我佛。

阿彌陀佛。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image

发自 WordPress for Android

相关文章

#左行長白雲# D7 蒂卡波至提馬魯(Timaru) 105km... 從「高原」湖區降至海岸線,沿途風貌呈現出相應的變化,最顯著的是植被在數量上和種類上增加,城鎮密度自然是有增無減(但所經過的兩三個村鎮空有幾棟房子,別無一人,好似進入了《靜寂嶺》遊戲)。牧場面積開始變小...
#縱貫南朝鮮# D5 道東書院山頂至釜山市 181km... 凌晨五點多就有韓國騎友攻上山頂,那時尚未天明。 過不多久,不知從山下何處傳來念誦的聲音,但顯然不是和尚在念經。在有節奏的念誦聲中,眼前的黑夜被一點點地抹去,江山漸漸顯形。江上升起團霧,山間騰起蒸雲,...
「只是向西」Parvati 清晨六點多到達Pune,開始我迷茫的又一天。 仍然,我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我可以做些什麼,而且手機已經用到最後一塊電池,電量只剩一半。 於是當務之急是找地方充電,然後上網路為我的今天開條路。除了食...
「穿滇入藏」D11 榮許至左貢縣 59km 今天的里程很短,事實上卻遠沒有想像的輕鬆。第一次翻越了海拔5000米級別的山,東達山。 今天的行程與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早上九點半從3800米的榮許出發,緩上25km翻過5000米的東達山,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