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甌烏小行# D1 溫州市至黃南鄉 96km

谷歌相冊說,最近兩三年,清明節假期都來了溫州騎車。

雖是季春時節,還是仲春的天氣。一頭扎進山裡,鶯飛草長,雜花生樹倒是如假包換,充滿生氣;因為水,則更見靈性。

甌江北渡,從永嘉溯楠溪江迤邐而上,兩岸山勢峻峭多姿。大約17個世紀以前,這裡是孕育了中國山水詩的地方,風光自然可圈可點——當然,康樂公若在別處,也未必不能開宗立派。

路上曾為一直沿楠溪還是繞去憑弔永嘉書院猶豫過。以葉適為旗幟的永嘉學派是浙東學派的一支,以「事功」一度與「理學」與「心學」並稱。不過我覺得他們討論的不是一個維度的事情,就像一個人在討論莊稼一個人在討論饅頭,永嘉學派對學術的影響自然有限。倒是章學誠的浙東史學派更合乎我心。何況有人說大學是大師之謂也,非大樓之謂。終於,繼續沿著楠溪江踏春便了。

地方政府在江沿岸的修葺也頗成功,新建的建築與周圍的風景尚能合成一景觀,並不突兀相殺。當然,越往腹地走,風格雜亂的農村房舍顯然並不都遵循《新農村住宅設計圖集》。

老舊建築的遺跡在沿途各鄉村也仍然能看得到,甚至不乏保存完整者。同樣還保存得有一些舊的生活方式,比如圖中的鐵匠鋪,只要兩個人工,已經部分機械化了,但更多的還是靠人的經驗,爐溫、淬火、開刃……打了一輩子鐵磨了一輩子刀的人一定有很多故事吧。

又一春。是為記。

相关文章

「只是向西」Parma & Zoya 謝天謝地,我的日誌終於趕上了我的實際行程。 到了今天,我是真的黔驢技窮,或是倦怠了,完全想不出該幹什麼才好了。好像一場三比零的足球賽進入了下半場的傷停補時。 早上起來補完了前兩天的日誌,想...
「穿滇入藏」D13 邦達至八宿縣 94km 今天似乎不是我的幸運日,摔了跤還被蟲蜇。 大致行程與海拔變化是:八點十分许從邦達4100米爬升至業拉山埡口4600米,再通過怒江七十二拐陡降至怒江峽谷2600米,再起伏底緩上坡,约四點四十到達八...
「穿滇入藏」D19 八一鎮 0km 吃飯睡覺打豆豆的D19即將結束。 承蒙小夥伴和旅館老闆照顧,養傷第一天就在讀書上網吃飯睡覺中安穩度過了,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最遠的行動距離無非是上了兩次三層樓高的屋頂,去看山。這家旅館在八一鎮的北...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