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1 西安市至(安康市寧陝縣)江口鎮 98km

秦嶺雖險,也不是奈何它不得。古人開發了多條翻越的道路,比如著名的陳倉道、褒斜道、儻駱道、子午道等。當年「一騎紅塵妃子笑」便是走的子午道,今天我所選的G210大抵上與古子午道重合。至於公路,據說是由國民政府在上世紀30年代修建。

是日海拔變化大致是:從約420米的西安往南,過灤鎮後開始爬坡,約30公里後升至約1950米(也有說2100或2300米)的分水嶺埡口,旋即陡下坡14公里至約1180米的廣貨街鎮,再緩下坡25公里至約800米的江口鎮。

若論交通擁堵秩序失調,西安絕對不落於任何國內城市之下風。在城市叢林法則的支配下,惶恐南行,十餘公里後,一脈高山突然進入遠景。影影綽綽,卻也看得出崢嶸氣象——此崢嶸氣象,一異眾山,我不由得平添了幾分敬畏——雲橫山巔,氣連一線,又隨時而動,姿態不同。這必是秦嶺無疑了。

甫出灤鎮,210國道便溯灃河上秦嶺,一開始便是陡坡,坡度在5%至8%之間,像是被一頓殺威棒亂打。過了黎元坪之後,坡度放緩,而分水嶺前約10公里起坡度愈加陡峭,在8~10%之間,甚至達到了14%。

顯然,坡度不僅大,還多變,絕不是「最小牙盤掛最大飛輪」就可以一直騎到天黑的。而騎行時若不能保持穩定的節奏,則勢必要多花些氣力的。騎到分水嶺時我腿都軟了。

《從長安南越秦嶺,陟子午道分水嶺有感》

流火長安驛,清涼嶺上關。

顧望猿鳥徑,人乏馬何堪。

上坡有多苦,下坡就有多爽快,很公平。談笑間便下到廣貨街,看天光尚在,便臨時決定繼續前進。當時看來,這頗有些冒險,而唯一的備用方案則押寶在沿途密度遠不如北坡的農家樂……好在一路仍是下坡,有驚無險地在天黑前抵達江口。

意外的是,江口居然是個回族鎮。我一直以為「同治陝甘回變」之後,除了西安城內,陝西再無回民聚居點。沒想到,在秦嶺腹地竟藏著一個。——只是這所謂的「回民鎮」或徒有其名,我既沒有找到清真寺,也沒見到回回的小白帽,甚至清真飯店也似乎只有一間。

回到旅程。今天路況良好,除了下坡時斷續有約不到十公里沒有鋪柏油,頗顛簸。上山的車流量大於預期,而下坡時常常可以如螃蟹霸道橫行。至於風景,上山溯灃河,下山順洋河,築路河谷,風景自然不會差,何況還有鳥囀蟲鳴、潺潺流水一路相伴——只不過都屬於「沿途的風景」,恐怕還夠不著「景點」的門檻。沿途還有村莊和數不清的農家樂——從山腳絡繹至山頂,補給無虞,但環境保護值得擔心,因為一路都沒見過化糞池、污水處理設置或是垃圾分類和資源化利用設施——但願只是我眼拙。

辛苦又有成就感的第一天便結束了。

以上。

相关文章

「臺灣週遊記」 D10 鹿港至苗栗 90公里 因為自己工作的疏失,這兩天興致大減,今日尤甚。多虧得到同事鼎力襄助,事件應該很快可以結束,但真是很讓人沮喪,因為明明早就完成的工作,但我竟然忘記了截止期,沒有在...
「琼州环海记」D5 黄流至三亚 90KM 在国道边的市镇很吵,我临街的房间更是听得一清二楚,尤其是极具穿透力的大货车的喇叭声,连我这个头沾枕头就睡着的人都有点受不住了。害我晚上做很多梦,都像是大拖板车出...
#秦晉之蒙# D9 朔州市 0km 千禧年初到北京讀書,驚奇地發現一到晚上八九點,街上就是一派門庭冷落車馬稀的蕭索景象。這是氣候對生活方式的影響。 今天在朔州,即便是白天,冷清的情景勾起了十多年...
「穿滇入藏」D7 飛來寺至鹽井鎮 99km 這是出發以來最輕鬆的一天。沿途大致海拔變化是這樣的:從飛來寺3300米下降到瀾滄江2100米,然後一直沿河谷起伏前進,直到進入西藏地界開始緩上坡至鹽井2600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