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3 仁河口鎮至旬陽縣 62km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話說昨夜得知前往旬陽方向正在修路,車輛需繞行——打開高德一看,果不其然,而且一併入S102便一直封閉修路,直到旬陽縣城。

在我的前進方向上,僅有此路,別無他途。

早晨起來,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讓我愈加惶恐。

逡巡許久,終於在快十一點的時候出發了。

剛出仁河河谷,雨卻停止不下。道路方面也傳來好消息。在S102的交會路口,多方打聽得知今天往南可以放行!只不過路況很糟糕,當地人去旬陽多是繞遠路或者坐火車,盡量不走此路。——還有驚喜。就在這個路口,有船去往下游的趙灣,一天三趟。趙灣去旬陽縣還有40來公里,但路況最兇猛的部分可能被跳過了。

雨停了,最讓我頭疼的難題也迎刃而解。這大棒之後的胡羅蔔吖,格外的甜。

趙灣之後,雖然也花了不少時間等待修通滑坡的公路,但畢竟多半還是水泥路。夫復何求。

——等雨停,等船來,等路通,「等待」為今日代言。

一旦危機解除,我便又有閒暇來胡思亂想。騎車的時候,若順流沿河谷走,則一定是下坡為主,這是再簡單不過的常識。就像我沿西川匯入達仁河,沿達仁河匯入旬河,終於隨旬河在此匯入漢水,一路下降。可反過來想,姿態低的那條河,才能容納百川,成為一條更大的河。就像人,最有學問的人,不也是謙恭而虛懷若谷的麼?這道理人人都知道,只是此刻的體會特別真切而已。若再發揮開來講,上游常泥沙俱下,但只要河水是流動的,假以一定的距離和時間,河水終會澄清。這類似朱子「源頭活水」之說。

今天一路緩下坡,略有起伏,海拔從仁河口約800降到旬陽縣約300米。

再次,感謝上天網開一面,讓我順利到達旬陽。至此,戰略目標達成。

以上。

相关文章

香港过路 其实是到香港去出差,但时间太短,只能算过路吧。 19 日晚上从广州直接到九龙的红磡(Hong Hom)车站,元宵节晚上原路返回。 初来乍到,我下了火车出关挺...
#解導的錫蘭遊# D5 吞舟之魚 莊子說,「吞舟之魚,碭而失水,則蟻能苦之」。這裡的吞舟之魚就是我們今天說的鯨。 觀鯨是羋芮莎的特色活動,而據稱每年4至11月是觀鯨最好的季節(鯨群從南冰洋遊到...
#新疆時間# D2 石河子市~(克拉瑪依市)獨山子區 106km... 獨山子離克拉瑪依市其實有三百里,中間還被伊犁州的屬地所隔開。作為區,實在是太不團結了,這是名副其實的「飛地」,估計在中國不容易找到第二處吧。 把他們聯繫在一起...
#三山行# 臨行絮語 三山者,秦嶺、大巴山、巫山是也。此三山之行,刻將從西安出發,越三山,次安康、神農架,涉長江,而終於恩施。全程逾兩千里。 這幾條山脈——尤其秦嶺——以其險絕或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