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行# D3 仁河口鎮至旬陽縣 62km

「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話說昨夜得知前往旬陽方向正在修路,車輛需繞行——打開高德一看,果不其然,而且一併入S102便一直封閉修路,直到旬陽縣城。

在我的前進方向上,僅有此路,別無他途。

早晨起來,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讓我愈加惶恐。

逡巡許久,終於在快十一點的時候出發了。

剛出仁河河谷,雨卻停止不下。道路方面也傳來好消息。在S102的交會路口,多方打聽得知今天往南可以放行!只不過路況很糟糕,當地人去旬陽多是繞遠路或者坐火車,盡量不走此路。——還有驚喜。就在這個路口,有船去往下游的趙灣,一天三趟。趙灣去旬陽縣還有40來公里,但路況最兇猛的部分可能被跳過了。

雨停了,最讓我頭疼的難題也迎刃而解。這大棒之後的胡羅蔔吖,格外的甜。

趙灣之後,雖然也花了不少時間等待修通滑坡的公路,但畢竟多半還是水泥路。夫復何求。

——等雨停,等船來,等路通,「等待」為今日代言。

一旦危機解除,我便又有閒暇來胡思亂想。騎車的時候,若順流沿河谷走,則一定是下坡為主,這是再簡單不過的常識。就像我沿西川匯入達仁河,沿達仁河匯入旬河,終於隨旬河在此匯入漢水,一路下降。可反過來想,姿態低的那條河,才能容納百川,成為一條更大的河。就像人,最有學問的人,不也是謙恭而虛懷若谷的麼?這道理人人都知道,只是此刻的體會特別真切而已。若再發揮開來講,上游常泥沙俱下,但只要河水是流動的,假以一定的距離和時間,河水終會澄清。這類似朱子「源頭活水」之說。

今天一路緩下坡,略有起伏,海拔從仁河口約800降到旬陽縣約300米。

再次,感謝上天網開一面,讓我順利到達旬陽。至此,戰略目標達成。

以上。

相关文章

「穿滇入藏」D23 八一至工布江達縣 127km... 終於離開八一鎮了。 今天如果不走,除非搭車,就趕不上回程的航班;今天如果走,還可以和小夥伴搭夥,在目前的狀況下,能夠照應一下是很好的;而且最近恢復也算迅速⋯所以,今天終於離開了多雨的林芝。 除了那...
#新疆時間# D6 養蜂場~尼勒克縣 97km 去伊犁有兩條道。從養蜂場往南越過阿吾拉勒山(天山山脈的另一支),去與鞏乃斯河(伊犁河的另一條主要支流)會面,再順流而西到達伊犁;或繼續沿喀什河西行,直抵伊犁。 一直到岔道口都沒有拿定主意,最後憑直覺...
「穿滇入藏」D13 邦達至八宿縣 94km 今天似乎不是我的幸運日,摔了跤還被蟲蜇。 大致行程與海拔變化是:八點十分许從邦達4100米爬升至業拉山埡口4600米,再通過怒江七十二拐陡降至怒江峽谷2600米,再起伏底緩上坡,约四點四十到達八...
「臺灣周遊記」 D1 臺北至坪林 39公里 早上把已經裝箱的單車運到機場又費了好一番功夫,托運倒是極其簡單。 航班略微晚點,大約十一點,飛機衝破層層迷霧降落在臺北松山機場。好消息是這裡沒有下雨,天氣多雲間晴。 選擇松山是因為根據上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